•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网上展厅
  • >
  • 梦想秦汉——鲍贤伦书法展
  • 网上展厅
  • 普查新发现:古窑址
  • 普查新发现:古遗址
  • 普查新发现:大运河遗产
  • 普查新发现:浙江古村镇
  • 普查新发现:浙江近现代史迹
  • 普查新发现:浙江近现代建筑
  • 普查新发现:浙江民居
  •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图片展
  • 别具一格的永康祠堂
  • 浙江第六批省级文保单位展示
  • 浙江《申遗预备名单》主题展
  • 赵孟頫书画珍品回家展
  • 浙江农民画展
  • 时尚百年展览
  • 吴昌硕诞辰160周年回顾展
  • 江南锦绣——南宋文物展
  • 明清浙籍画家作品展
  • 越魂——历久弥新的民族精神
  • 梦想秦汉——鲍贤伦书法展
  • 雷峰塔地宫秘藏国宝展
  • 梦想秦汉——鲍贤伦书法展


      “梦想秦汉”四个字,是我的审美追求最直截了当的告白。因为理想的高远,更反衬出当下的无奈。辩证而又诗化,直教人自甘沉溺。
      秦汉是隶书的天堂。秦汉人写隶书,不过是将篆书捷写、便写罢了,先天地具有基因上的遗传优势。秦汉人集体写隶书,必然因人因用而发生不同,压根儿没有塑造风格类型的负累。隶书本是秦汉人别无选择的家常话、口头语,拿腔拿调地念台词,实在是我们无能的误读。
      说是秦汉,侧重在秦。秦简牍中我最喜欢天水放马滩。放马滩的字生机勃勃,放马滩的地名古意盎然。秦人先祖非子为周天子养马有功而封邑秦亭,那地方不就在今天的天水吗?中国大一统王朝的起点是与马背上的生涯联系在一起的。
      于是,我去仰望秦始皇陵,俯看阿房宫台地遗址。我转向于秦俑兵列中,徘徊在霍去病墓前石雕间……我一次一次地被感动,照例都说不出话来。我忽然觉得:秦汉也不必是概念的。
      感知与表达的困惑普遍存在。创作的得失发生在交臂的瞬间。瞻之在前,忽焉于后。依稀想见秦月汉关了,睁眼看却仍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曾请人制“梦见秦汉”印,终究心虚没敢用。再刻“秦汉人笑我”章,反复地用它来表达我梦想秦汉的不改痴心。 
                                                                  ——鲍贤伦

    相关文献
    《隶书写我——鲍贤伦先生的书法理想》      胡小罕(浙江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