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
  • 珍品赏析
  • 椿农堂捐赠玺印封泥品赏
    发布时间:2021-04-01 来源:杭州日报

    大鸿舻印章

    印章铅质,汉时之物也,印面纵24.3毫米,横22.8毫米,厚6.2毫米。一面有“大鸿舻印章”五字印文,一面光凸无字,印文凿刻而就。此印无纽且甚薄,可想见已无实际之用,钤盖封泥亦难以拿捏。视印面之凿刻风格颇率意,且可见因行刀所致线条两则略呈翻卷状,若为日常之实用,印面线条必会经历磨损而变平滑。印章风格与传世之汉代官印也大相径庭,毫无常见汉官印端庄严谨之态。故宫博物院藏有铅质“五原侯印”,与此印大小材质颇类。

    此印应为明器也,即殉葬之印。古代人去世之后,由其亲属或与之相关的某一机构附葬入其墓室,又被称为“殉葬印”,最大特点即无使用痕迹,为秦汉之丧葬制度的一种。罗福颐先生在《秦汉南北朝官印征存》中有云:“自来集古官印者,莫不以传世官印均经古人佩用。今据所知,其实传世者皆明器,殉葬物耳。”此言虽略有偏激片面,然对殉葬官印提出了首要论定。因据近年来之出土官印,如古河道、古城、古战场的官印与古封泥风格亦多有相类者,可想见应为古之实用官印也。

    大鸿舻,古代官职名,九卿之一,轶为中二千石。《百官公卿表》载:“典客,秦官,掌诸(侯)归义蛮夷,有丞。景帝中六年更名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鸿舻……王莽改大鸿舻曰典乐。初,置郡国邸属少府,中属中尉,后属大鸿舻。”颜师古注引应劭曰:“郊庙行礼赞九宾,鸿声胪传之也。”乃秦汉时期朝廷中掌管礼宾事务之官,多与礼仪有关。

    秦汉时期,官印亦是权利与政治的合法象征,凡职官迁、死须解印绶。关于官印之传用也多有记载,《史记·张耳陈余列传》载:“乃脱解印绶,推予张耳……张耳乃佩其印,收其麾下。”《汉书·霍光传》又载曰:“乃即执其手,解脱其玺组,奉上太后,扶王下殿。”此中记载了废除昌邑王刘贺之皇帝位,将帝印收回,交予下一任皇帝之手。秦汉时期官员因其升迁或败落甚至死亡,实用之官印必会收缴直至转交下一任使用,此印应为表明墓主人之生前官职所制的殉葬印。

    此印虽为殉葬之明器,然其荒率恣肆之意,于常见端庄典雅的秦汉官印中却别开生面,为后之学者提供了鲜活的艺术养分。

    常阏

    常阏,汉铜质瓦纽私印,印面纵15.9毫米、横15.7毫米,印体高11毫米。

    斜角呼应章法是指在印面斜向对应的位置有相同或接近的元素。这种对角状态的呼应能和其他部分的稳定元素形成对比,产生一种韵律感和丰富感,使原本平正的印面变得生动。汉印中常见的呼应元素有疏密、方圆、纵横、朱白等等,而类似这方“常阏”用篆书文字结构的“整”与“碎”进行呼应的例子较为少见。

    此印左上和右下都是横竖排叠,结构稳定。而“於”部和常字上部是弧笔斜笔居多的碎小笔画,形成整体与细碎的斜角呼应。常字上部本可以处理为平直笔,但为了达到呼应效果处理成类似半圆的弧笔形状,又和“阏”字下部圆弧笔形成弧笔的斜角呼应。在呼应的同时又和其他部分形成非常强烈的方圆对比,使得此印呼应因素与对比效果兼具,原本平淡的印面变得生动而耐人寻味。

    齐服官丞

    西汉封泥齐服官丞,33.8×41.3×11.8(毫米),出土于山东临淄。服官,又称三服官,西汉时在齐郡临淄和陈留郡襄邑两县设置,临淄县主产纨縠,襄邑县主产锦缎,以提供春、夏、冬三季衣料而得名,主管有长及丞。《汉书》记载:“临淄,师尚父所封。如水西北至梁邹入泲,有服官、铁官。”

    “齐服官丞”应为中央所置职官,而文献未曾记载朝官体系中有“服官”一职,可由此封泥得以补正。此次捐赠图录中另有一枚“齐铁官印”封泥,这些封泥实物也证明了当时“服官”“铁官”所对应的产业是实行中央与郡国双重管理的体制,而且有其官署的存在。

    ——本文摘录自《西泠艺丛》总第74期“西泠印社新入藏古玺印研究”专题,《椿农堂捐赠玺印封泥品赏》,文/焦新帅、郑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