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
  • 珍品赏析
  • 读“千岁哀老私印”
    发布时间:2021-03-25 来源:杭州日报

    千岁哀老私印

    庚子秋,郑州椿农堂孙辉先生向西泠印社慨然捐赠500件玺印、陶文、砖、瓦等藏品,我有幸躬逢其盛,前往郑州亲历捐赠始末。300件古玺印排列在一起颇为壮观,有目不暇接之感。最后,孙先生拿出一方“千岁哀老私印”,形制纽式精绝,至今过目不忘。

    此印纽为楼阁式,战国、秦汉私印有亭纽一式,高低层数不等,但未见有如此构造复杂精工者,称其为“楼阁式”,实与亭纽纽式有别,或是在亭纽纽式的基础上再创造。台柱达数十根之多,顶部有龟伏其上,背甲隆起,其形体与尖状的屋脊相仿佛,印面六字呈井字状排列,字字独立,印面与上部楼柱相连属,构思之巧妙,铸造工艺之精湛,于两汉私印堪称奇品。

    此纽同品见著于《日本严手县立博物馆藏太田梦庵旧藏古代玺印》,所收印面仅存“千岁哀老”四字,笔者认为,释文作“千岁□老”。细查图版“哀”中“口”部中间确有两竖为“四”,但竖画细弱,疑为清理过度所致。

    除纽式之特别之外,印文之义也颇费思量。汉代私印的印文形式非常多样,参照官私印文字排列规律,“千岁”当为地名。检公私藏印,《陕西新出土古代玺印》收有:千岁单印;《簠斋印集》有:千岁单祭尊毋极印、安民千岁单祭尊之印、千岁单平政、千岁祭酒;《两汉官印汇考》有:千岁单护。单,作为古代村社组织,《秦汉官制史稿》未见载,通过大量印章实物见证其为乡以下之村社组织单位。《两汉官印汇考》“万岁单三老”条:“单或作‘弹’,四川宜宾市翠屏村三号墓出土汉碑文中‘宜世里’‘宣化宜世弹’,可证‘单’与‘里’规模相当。‘万岁’当为单、里之名。”同书“长寿万年单左平政”条:“长寿万年,单名。汉时里名多取祝词吉语。居延、敦煌汉简中所见里名如万岁、万年、寿贵、富贵、长乐、宜年、千秋、延寿等皆是。里、单聚落相当,故单、里名或同。”根据张金光《论汉代的乡村社会组织——弹》一文的论述,单具体有三种形式:一是正单,为官办以应付徭役的组织;二是街单,以里为单位,功能主要涉及农耕之事,亦为官办组织;三是父老单,属自助性质的纯粹民间组织。

    “三老”是秦汉之际特设的掌教化,达民意,有名无秩,介乎于官吏与长老之间的政教合一的吏治制度。《礼记·文王世子》:“遂设三老、五更(或作叟)、群老之席位焉。”注云:“三老、五更各一人,皆年老更事致仕者也。天子以父兄养之,示天下之孝悌也。名以三五者,取象三辰五星。”三老之设,本在兴教化之义,春秋战国时已有三老的名称,汉代乡设三老已为定制,之后不断完善,发展为后来的县三老、郡三老、国三老。三老其职在于推行教化,虽不是行政职务,亦无俸禄,但他们受到上层的优礼和尊崇,免除徭役,常受赏赐,比于吏而非吏,在人民的心目中,有着相当的威望。根据所见印章,三老之设,以县、乡、单为多。《鉴印山房藏古玺印菁华》有:县三老印、万岁三老印;《碧葭精舍印存》有:西都三老;《盛世玺印录》有:南乡三老;《故宫博物院藏古玺印选》有:万岁单三老印、单三老印。

    三老之外,里吏还有父老,从已见印章中,分别有:《故宫博物院藏古玺印选》:新昌始安右父老;《陕西新出土古代玺印》:城北单父老、新城右父老印,东单父老;《鉴印山房藏古玺印菁华》:哀老祭尊。《汉书·黄霸传》:“置父老、师帅、伍长”,《汉书·尹赏传》:“(尹)赏以三辅高第,选守长安令……乃部户曹掾史与乡吏、亭长、里正、父老、伍人,杂举长安中轻薄少年、恶子……数百人”,由此可知,父老地位在伍长之上与里正之间。《史记·陈丞相世家》:“里中社,平为宰,分肉食甚均。父老曰:‘善,陈孺子之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是肉矣!’”父老可以品评人物,当是“耆老有高德者”。可见单三老与父老的地位相近,皆为掌教化之职,称谓有所不同,代表性比较广泛,是经政府认可的闾里民间领袖。父老有左右之别,说明单内父老之设不止一人。

    哀老或为哀姓的三老或父老之简省。哀姓,《风俗通》:“鲁哀以后,因谥为姓”;《前汉·王莽传》:“梓潼人哀章”;《姓谱》:“宋有哀长吉”;《正字通》:“明嘉靖进士哀贞,上名改哀为衷。”可知哀姓绝于明代。

    千岁哀老私印,此处之“老”则以三老、父老解,千岁单名称后置姓氏,再加上职掌之名,更合汉印文字排序规律。

    ——本文摘录自《西泠艺丛》总第74期“西泠印社新入藏古玺印研究”专题,《读“千岁哀老私印”》,文/乔中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