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
  • 行业关注
  • 上海网络文物拍卖势头强劲 经营规范化不断提升
    发布时间:2021-03-18 来源:国家文物局官网

    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贸易带来巨大影响并不断改变着许多行业的形态。2020年以来,随着疫情发展,国内外文物拍卖市场的业态发生了显著变化,网络拍卖势头强劲,成为拍卖行业的新趋势。国内文物拍卖公司去年纷纷布局线上拍卖,唯一不同的是,有的未雨绸缪早几年就已动手,有的则是被疫情催生临时上马。

    上海市文物局积极贯彻落实《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全力支持上海文物拍卖企业转型升级,打响网络拍卖品牌。上海市文物局提高审批效率,全程网络化办理文物拍卖申请,同时鼓励企业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开展线上文物展示和拍卖活动,在疫情期间谋发展。

    从疫情初期接二连三的慈善拍卖,到近期层出不穷的网络专场;从节节攀高的成交额和围观人次,到不断推陈出新的推广方式,上海文物拍卖企业对线上交易的期待值和掌控度越来越高。嘉禾、敬华、朵云轩、明轩、得佳趣、国拍、驰翰、呗美等文物拍卖企业纷纷改变策略,从线下转战线上,或利用现有的综合性拍卖平台,或开发自己的在线平台,或二者兼顾,实现了线上线下联动。

    在线竞拍吸引大量新客

    目前上海有文物商店52家、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76家;涉及文物经营的古玩旧货市场11个,场内经营户1103家;涉及旧物、古玩(文玩)经营的互联网网站317个。2020年,上海共举办文物艺术品拍卖会580场,2019年的5倍多,文物拍卖标的105425件,其中网络文物拍卖460场,占总数的80%,同比增长20倍。

    上海多家网络拍卖平台和拍卖公司表示,网络拍卖带来了藏家群体的变化,新入门的80、90后藏家不少是有着海外生活或者教育背景的城市中产阶层,在购买时大多会偏重自己的收藏兴趣,相对低价的网拍文物成为这类藏家的首选。

    上海市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副处长胡巍认为,这种迹象显示,上海正跨入一个文物艺术品消费型的市场,消费群体在平稳增长。网拍中低价位成交是非常好的现象,有助于培养一个有底座、有基础的文物市场。新入门藏家总是从中低价位消费开始的,一开始就买高价品的,多是用于投资的。

    行业协会积极引导企业开展网拍

    上海网络拍卖行业的快速发展除疫情因素外,还离不开行业协会的扶持。上海市社会文物行业协会作为纽带,通过协调引导、诚信自律、搭建平台等方式,扶持企业布局线上网拍、形成业务特色、提升品牌效应。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线下拍卖受到严重影响,直接制约了正常业务的开展。企业对网络拍卖不得不予以重视,许多企业通过自办APP小程序,展开网拍业务。上海市社会文物行业协会适时而动,邀集会员单位召开座谈会,并请相关的网络服务公司根据协会需求,量身定制设计开发专用平台。在座谈会上,与会的几十家会员单位均对网拍有了新的认知,大大提高了开展这项业务的兴趣。

    各企业陆续从2020年下半年起,将原来准备线下拍卖的拍品部分转入网拍,到八九月份,已初步形成规模,收益超乎预期。有的会员单位称,部分拍品受关注程度甚至超过线下拍卖。上海嘉禾拍卖公司自行开发的APP,首次上线就吸引了6万多关注者。

    据上海市社会文物行业协会秘书长承载说,协会在市文物局的支持下,汇总网拍信息,每月至少两次通过自办微信订阅号,提前向社会集中发布网拍预告。其每次阅读量都在数百至千人以上,为企业扩大影响,吸引了更多的客户。

    截止到去年年底,采用网拍形式进行文物交易的企业已覆盖会员单位中近四十家拍卖企业。上海驰翰拍卖公司在疫情期间举办的三次网络拍卖,总成交额就达到了1500余万元。朵云轩拍卖公司举办的“周周拍”,每次上线拍品一般不超过30件,但半年总成交额就超过了1000万。上海工美拍卖公司的网络拍卖,全年成交2500万元。

    网络拍卖发展势头正旺,保证拍品质量是重中之重。上海正在积极推进的政府主导、专业单位或企业承担的“民间收藏文物鉴定咨询服务”,对净化市场环境,引导正确文物交易行为产生了积极的作用。这一公益鉴定活动对网络拍卖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容小觑,承载介绍说。

    “首先是有利于数量巨大的普通型可交易文物以网拍形式进入市场流通,同时有利于收藏者在公益鉴定中提高对文物艺术价值的认知度。同时,公益鉴定有利于倒逼网拍从业者认真把关,依法合规选择拍品,推动形成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的网拍市场环境。”承载说。

    多平台联动增加拍卖热度

    与小型拍卖公司依托相关平台开展网拍不同,朵云轩拍卖有限公司的网拍由公司自营,实现线上线下拍卖业务统一规划、融合互补。此外,该公司还开发了名为“朵云轩同步拍”的微信小程序,买家可通过这个小程序进行观摩和竞价。线下拍卖转型成为线上线下同步拍卖,多平台联动使这个120年的老字号迈出了新步子。

    “朵云轩网拍的上线,为客户提供了参与文物拍卖的新渠道新平台,便利和吸引年轻群体进入,夯实和扩大线下拍卖的藏家群体,有力助推线下拍卖业务朝着更高效的精品化方向转型”,朵云轩拍卖公司总经理刘金旺说。

    作为拍卖行业的新秀,上海得佳趣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在明清瓷器领域进行深耕,专注于垂直细分行业的拍卖。据该公司总经理沈晓东介绍,他们将瓷器拍品细分为不同品类,从无底价起拍到重器拍卖,根据品质和藏家层次设置了不同的场次。为吸引更多收藏爱好者,公司还将征集到的各式有趣味性的藏品做成专门版块进行拍卖。

    公司在同名微信小程序开展拍卖之外,还在“在艺”、“微拍堂”、“艺狐全球”等平台上开设入口同步竞拍,吸引了更为广泛的收藏群体。“据我们观察,去年以来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加入到了收藏爱好者群体中。他们中有些是艺术品有关专业的学生,有些则是与所学专业无关的爱好者。”沈晓东说。

    “无论网络拍卖形式如何变化,拍卖企业都必须高度重视拍品质量和企业信誉,确保拍卖运作的公开、公平、公正和优质服务是取得客户信赖和企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刘金旺说。

    视频直播或对网络拍卖产生重要影响

    疫情之下,全球具有影响力的拍卖公司也大力发展网络拍卖业务。2020年6月29日晚,全球拍卖业巨头苏富比在经历线下拍卖几乎停摆的情况下,其首次直播拍卖在纽约落幕。这场拍卖,总共成交3.6亿美元,93%的艺术品最终售出。其成交量相当可观,当时业内预计“肯定会影响未来的行动”。

    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也适时转战线上网拍,并推出了“每周艺拍”专题。在线上拍卖期间该公司邀请金石篆刻名家通过直播形式,让各地收藏爱好者更直观了解拍品。由权威专家“导购”,手机另一端的买家出价会更放心。

    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勇认为,直播拍卖对于传统拍卖来说,是新事物、新模式,该公司邀请业界知名专家现场讲解,给观众和买家展现拍品最真实的状态,和观众在线互动,为他们答疑解惑。这为观众和藏家提供了真实可靠、清晰明了的信息,有助于买家更好地了解拍品,从而提高购买率。这种形式很受观众和藏家朋友的喜欢。目前该公司也已推出了“艺嘉之言”直播专栏,在2021年的线下线上拍卖中将通过“艺嘉之言”直播栏目让更多的藏家朋友去了解拍品背后的故事。

    关于直播在网络拍卖中的作用,上海匡时拍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我们常说穷则变,变则通。2020年对相当多的拍卖行来说都是充满考验的一年,有人顺应潮流做出尝试,有人保持原有的运营。无所谓优劣,而是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是否调节”。

    现在的流量社会下,大家都在做直播,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客户的关注度。但是文物与日常带货商品间有很大的区别。无论是从每件文物的独特性还是价格区间上,文物带货类的直播或许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值得想象,我们心怀期待,樊光慧说。

    文物网络拍卖有待进一步规范化

    上海市文物局通过加强立法,从制度上规范网络拍卖行为。2019年12月25日公布的《上海市民间收藏文物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将通过自建网站、电子商务平台或者其他网络服务,从事文物购销经营活动的电子商务经营者纳入文物经营主体范畴,并提出了相应的资质要求和管理责任。

    《办法》出台后,文物主管部门根据网络拍卖周期短、时效快的特点,将文物拍卖的审批时间由原来的30天缩短到12天;《办法》出台前需要到现场提交纸质材料,现在只需要通过“一网通办”平台上传资料即可,这些变化都为拍卖企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是政府机构实实在在为企业办实事、办好事,董勇说。

    上海呗美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耀辉介绍称,春节期间网络拍卖业务如火如荼,销量大,且不断涌现出新藏家前来竞拍。“多数藏家都是自己收藏,他们看了拍品感觉品质很好,来源清晰,一目了然。因为上拍前全部报备文物局,网页上能够看到文物局的审批文件,所以很放心的就拍了。如今,网络的优势越来越大,我们准备3月份季度拍加大拍品品种,增加明清古砚台专场。”王耀辉说。

    网络拍卖的飞速发展也带来了行业形态的变化。承载认为,对原先以门市交易为主的文物商店、古玩城来说,网拍的蓬勃发展,为其从“一级市场”转入“二级市场”提供了便利和发展空间,一二级市场的界限将因此逐渐模糊,基本业态也将发生改变。

    但随之而产生的就是这类经营实体如何依法合规地开展网络拍卖业务。目前在国家层面相关的法律法规中,2018年出台的《电子商务法》对通过信息网络所产生的各种商事交易关系的行为规范,包括平台经营者和平台内经营者进行了规定。国家文物局2016年印发的《文物拍卖管理办法》对拍卖企业利用互联网从事文物拍卖活动也做出了相应规定。但这些文件多属于原则性规定。制定针对文物网络拍卖的可操作性细则,进一步规范文物网络交易市场,保障消费者权益,是当前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芈韫婧)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