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
  • 珍品赏析
  • 钱泳与《天际乌云帖》
    发布时间:2021-02-09 来源:宁波日报

    钱泳(1759-1844),号梅溪,江苏无锡人,长期做幕客,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工诗词、书画,精镌碑版,著述丰厚,天一阁有其碑刻《重修鄞县儒学碑记》。

    清代中期,涌现出不少以学者身份擅书的书家,如钱泳、张廷济、孙星衍、桂馥、钱坫等,其中钱泳不仅著述丰厚,精通书法,还是一位金石刻碑大家,名噪一时。

    今存天一阁的《重修鄞县儒学碑记》刻碑,是钱泳隶书碑刻的代表作之一。钱泳因长年游幕异乡,他的墨迹与碑刻随处可见,其儿子钱日祥在有关记载中称钱泳“游幕四方,书写勒石,名目不下数千百种”。《重修鄞县儒学碑记》系邓廷桢任宁波知府时,嘱请钱泳书刻,书法端庄平正,线条质朴厚重,风格醇美古雅。

    后人认为钱泳最擅长篆、隶,尤以隶书成就最高,其实,钱泳各种书体皆擅,除草书较为少见,篆、隶、楷、行都出色。他的行书上通晋唐,下追宋元,书风潇洒飘逸,婉转流美,功力非凡,水准不在篆隶之下。不久前,朵云轩春拍一件钱泳七言笺本行书对联“花气芝英敷五色,卿云湛露渥三霄”(130㎝×32㎝),以63万余元成交。而在此前的嘉德春拍中,钱泳的一件隶书对联“六经读罢方拈笔,五岳归来不看山”(127㎝×30㎝),洒金笺本,以28万余元落槌。与这件隶书对联同一专场的另一件隶书绢本立轴(190㎝×44㎝),最后成交价为66万余元。钱泳书法的市场表现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一是其书法近年被不少藏家看好,价格逐渐升高。作为学者型书家,钱泳在清中期又有较特殊的身份和地位,“字为人贵”,其书法具有独特的价值,识者宝之。二是只要写得好,品相好,流传有绪,他的作品不分篆、隶、行、楷,会有藏家争相追逐,这也印证了艺术市场“好东西买一件少一件”之说。

    钱泳书法从帖,字里行间弥漫着浓浓的帖味,秀气,优美,潇洒。在钱泳的存世书迹中,有很大部分是临古之作,如临苏轼的《天际乌云帖》。这些临古之作多为意临,即作品中有钱泳自己理解发挥的成分,或渗入一些其他书法元素。故他的多数临作介于临摹与创作之间,属书法的“准创作”。南宋姜夔在《续书谱》中曰:“临书易失古人位置,而得古人笔意,摹书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笔意。”钱泳对于刻碑是一丝不苟的,尊重原作,多得古人位置,而他的临古之作自由度较大,则多得古人笔意。

    《天际乌云帖》乃宋苏轼行书重要之作,又称《嵩阳帖》,共36行,计307字,为苏轼成熟时期作品。

    钱泳临《天际乌云帖》继承了苏轼原帖中字势的映带关联,笔法灵动多变,作品潇洒秀美,通篇一气呵成。此作反映出钱泳行书的个性特点,能看出钱泳临古时的“意会”之处。比较两帖,我们也可以发现两者的一些不同。

    从作品形式看,此作由原帖的横式改变为直式(立轴),书写内容选择了原帖的第一部分,即前16行,共173字。由于样式变化,章法上也发生了改变。直式书法增强了书法上下字势的节奏与通畅,适宜悬挂欣赏。苏氏原帖是横式,每行字数较少,类似手卷,这种形式适宜赏者案头把玩。

    清代书法与宋代书法在书风上有所不同,所谓“宋尚意,明尚态,清尚势”。苏轼强调书法的自我发挥,不为绳缚,心手双畅,兴到笔至,其书法代表了宋尚意书风的高度。而作为清中期大学者,钱泳书法明显受清朝“尚势”书风的影响,书法重整体之势,作品谋篇布局既讲究单个字的“势”,更注重一行上下字之间甚至全篇的态势及节奏。

    “我书意造本无法”,苏东坡的这句名言,反映出他在书法创作上更注重“意”,即尊重内心,尊重自然,尊重情感的自然流露。在他看来,书法创作中“意”比“法”更重要。不过,他的书法并非他自己所说的“无法”。品读苏轼《天际乌云帖》,法度严谨,笔法主要取自二王,藏露、轻重、提按、快慢、映带等用笔变化丰富;在结构上,帖中的一些字法如“情”“陳”“述”“迹”等皆出《兰亭序》。苏轼曾称自己的书法为“石头压蛤蟆体”,此言似有戏谑之意,实质上却反映了苏轼书法的字形特点。钱泳所临《天际乌云帖》,流露出书家平时的一些书写习惯,法度规矩方整,线条瘦硬劲挺,但少了些苏字的丰满感。在上下字“势”的把控上,钱书基本取直势,字的重心相对较正,字之大小、字形正斜变化,总体上较为端正,体现了钱泳行书端正优美的一贯风格。这一风格或许与他刻碑的严谨之风有一定关系。笔者曾在吴镇故居见过钱泳摹刻吴镇草书《心经》,作品不但形准,线条飞白、运笔快慢节奏乃至作品神韵,其精到程度令人叹为观止,从中可见钱泳摹刻功力之深,对古代法帖理解和领悟能力之高。尽管如此,回头再看苏轼所写的《天际乌云帖》,字形多变,大小倚侧,断连结合,跌宕多姿,在取势及重心上呈曲线行走,行气上有强烈的节奏感和变化感——钱泳与东坡先生相比,终究略逊一筹。

    苏轼行书《寒食帖》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从某种意义上说,苏轼的书法地位仅次于王羲之、颜真卿。苏轼的行书从气格上看,具有王羲之的秀丽飘逸、杨凝式的朴茂醇古,又兼有李建中的潇洒流美,气息格调非一般书家所能及。钱泳在《临天际乌云帖》中,更多地展示了苏帖秀美、平整的一面,但少了些苏帖中的古雅、奇崛、朴厚之味。

    在书法史上,钱泳临古是出了名的,“其临碑帖作品,数量、品类等,无人出其右”。作为清中期重要的刻碑与书法大家,钱泳的一些临古作品同样具有独特价值。

    钱泳临《天际乌云帖》

    (方向前 供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