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文物动态
  • >
  • 浙江文物
  • >
  • 综合新闻
  • 桐庐致力乡土建筑保护利用出成效
    发布时间:2020-09-07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苏唯谦 骆 蔓

    维修后的桐庐茆坪村胡氏宗祠

    桐庐翙岗村外墙斑驳“修旧如旧”的朱雀弄

    同学们在保护修缮后的清代建筑厚载堂举办活动

    日前,记者从浙江省杭州市园文局局长高小辉处了解到,自2009年起杭州率先启动了大规模乡土建筑综合保护工程。截止2020年8月,杭州市级财政加各县市区配套资金总投入11.78亿元,抢救性保护了2100余处濒危建筑。记者随机采访了杭州市桐庐县几个古村落,发现那里的乡土建筑得到集中成片修缮,且风貌协调、生态良好、充满活力,经抢救保护的古村落文化遗产资源正一步步“活”起来。古建筑保护利用与美丽乡村建设、文化旅游融合的画卷已在徐徐展开,不仅吸引本地村民回流,也引来更多有抱负的外来青年人参与其中。

    正巧,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刘国胜、杨天福要去桐庐古村落,记者便与他们一起来到桐庐县江南镇石阜村。冒着台风斜雨,跟随该县博物馆馆长陈淑珍和村书记方明亮,在农耕文化氛围浓郁、老旧民居体量较大的古村落里游走,边看边听方明亮介绍老宅、庙宇、祠堂、古巷的前世今生,仿佛置身于江南乡土建筑博物馆。

    致力文化建设,才是新农村建设的根和魂

    “新农村建设固然重要,挖掘弘扬村史文化更有意义。因为文化建设,才是新农村建设的根和魂。”方明亮的表述,让人印象深刻。他希望浙大古建专家尽可能真实地还原历史风貌,兼顾活化利用设计好保护维修方案,让古村落体现出全新价值和表达方式。

    走进深澳古村落,卵石铺就的街巷蜿蜒曲折,被誉为“江南坎儿井”的排水暗渠(俗称“澳”,深澳因此为名)和地下引泉沿着街巷哗哗流淌,以水为脉的村落水系贯通全村。南北向的深澳老街和后居弄,东西向的怀素堂前弄、三房弄、前房弄、恭思堂弄等,古意盎然。当地人看上去神态安详、生活安定,外地人游走于古巷古民居也兴致满满、点赞不断。

    不太宽敞的街巷两侧高墙耸立,马头墙、石框门,以清代修建为主的深澳古建筑群外形古拙,内有乾坤。比如,藏身于深澳老街建于清光绪十七年的怀荆堂,修缮中保存了原有风貌,又具实用价值,江南镇政府租下开设了“民国记忆”咖啡馆,坐在堂楼雕梁画栋下喝咖啡,品百年风情,腔调十足。清嘉庆年间建的荆善堂,现是“三生一宅”民宿,徽派建筑格局、雕梁画柱牛腿、三进结构依然,“以旧补旧、修旧如旧”,传统榫卯结构与现代建筑完美嫁接,设施现代,住客爆满。我们入住的民宿“云夕·深澳里”,也由清同治年间的古宅景松堂改建,木构雕饰传统建筑加现代风,人气很旺,需提前预订才有房。

    在200多米长的深澳老街溜达,木龙香坊等一批店铺正在营业。我们邂逅了来自山西运城的“90后”新青年宋凯,他自称“古村人文活态文化综合体项目发起人”。来此5年了,宋凯希望通过自己团队的努力,吸引传统技艺手艺人、文化人和民宿主等入驻深澳,使更多的新村民产业集群跟当地原住民形成互动,带动致富增收。深澳有了30多家手工艺作坊,他希望引进更多年轻人加盟。当地政府也希望通过与第三方合作,逐步培育新型文化业态,推动江南古村落的乡村振兴。“古村落在改变,我们也在成长。”宋凯说。

    在全国美丽乡村建设样板村的荻浦村,乡土建筑维修及活化利用极富创意,具有可复制推广价值。如由废弃牛棚、猪栏打造的“牛栏咖啡”“猪栏茶吧”,卵石黄泥的乡土建筑与时尚咖啡茶吧并不违和。走过翙岗村那条外墙斑驳、幽深狭长“修旧如旧”的朱雀弄,仿佛穿过时光隧道……

    提起深澳村被列入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等荣誉,江南镇政府干部苏文挺自豪。她说,镇里致力抓好传统村落的连片保护,多年来争取到项目资金2000余万元用于古建筑修缮,从单靠政府“输血”到社会参与“造血”,走出了一条复合型文创古村发展道路。

    据陈淑珍介绍,桐庐践行“统筹规划、保护为主、保用结合”,已见成效。如第七批省级文保单位的深澳和翙岗古建筑群,县里重点投入,连片保护,已为深澳村重点维修和一般维修古建筑81处;为翙岗村重点和一般维修78处,大片古建筑得以保存,古村落文化内涵得到发掘,活化利用效果日益显现。

    “深澳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和传统村落,自然环境优美,区位优势明显,若对村落景点和景观空间进一步科学规划设计和打造,由粗放型向精致型旅游转变,如推出申屠氏寻根游、历史文化观光和生态休闲观光游结合等,打响环保游、绿色生态游等品牌。”曾承接深澳建筑群文物保护规划设计项目的杨天福表示。

    把艺术揉入乡村,用文化改变乡村

    在桐庐富春江镇的茆坪、石舍等传统村落,感觉与深澳、翙岗、荻浦等村的形态又不同。这里空气清新,宁静恬淡,青砖黛瓦与参天古树辉映,乡土建筑犹如玉珠般镶嵌于绿水青山间,这与当地打造的富春江慢生活体验区气质颇为吻合。

    桐庐县博物馆的倪师傅领着我们在茆坪村穿行。清澈的白云源溪水环绕山村,村头的古树、村墙、古道、凉亭和文昌阁等传统村落文化景观,古韵悠长。大概我们去早了,文昌阁内的乡村图书馆里未见到读者。

    老倪介绍说,始建于宋、元之际的茆坪村,保存了近30幢传统建筑。之前的古民居保存状况较差,无人居住的部分民居坍塌,不少木结构建筑的渗漏和霉损严重。该县文管办于2012年至2015年间,重点组织维修了村里8幢历史建筑,翻修了19幢历史建筑的屋面,确保传统建筑安全和村落风貌。现在,村里古民居、古宗祠、古寺庙、古桥、古道、古井、古树等门类较齐全,古朴的人文风貌与田野风光自然和谐。因此,茆坪被评为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第七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和浙江省第五批历史文化名村。

    富春江镇最偏远的石舍村,看起来更原生态。这个方姓集聚的小山村,位于芦茨溪上游山谷中—块狭小的山间台地上。巴掌大点的村子开门见山,满眼青翠,脚下溪流淙淙,安谧恬淡。走上高坡俯瞰,群山怀抱,白墙青瓦,俨然世外桃源。正因偏远,该村2500余平方米的古建筑群得以较完好保存。

    石舍古建筑显然深谙台地建筑美学,呈纵深布局,像长方的拼图。现存最早的古建筑是建于明末的“山水清音”祖屋,坐北朝南,砖木结构,五间二弄二厢三合式楼房。还有,清代建筑存仁堂,以及对面的精义堂,砖木结构,方正大气。与精义堂遥相呼应的大屋,是建筑布局紧凑的厚载堂。

    在厚载堂有祖屋的村民袁冬香带着我参观,厚载堂为前店后宅,前后互通,中间是天井,抬头看梁上的牛腿,雕刻精美。正是得益于桐庐县政府制定的《关于开展农村历史建筑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和专项维修资金,及该县文保工作者的不懈抢修,使石舍村古建筑群焕发了新生。据了解,2017年石舍村的存仁堂、精义堂、厚载堂、“山水清音”祖屋及石舍村5号民居等组成的古建筑群,被公布为浙江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村偏远落后,经济也不好。多亏政府帮忙修复了老屋,改善村容村貌,还要感谢村里新来的年轻人,让村里大变样,不少在外打工的村民现在也纷纷回村创业和生活了。”已在城里定居、现回村开办“石舍溪语”民宿的袁冬香说,她家依山傍水的民宿暑期生意特别火。当年是“老邢”帮忙创意并设计的,还帮她策划和运营管理。

    村民们说的“老邢”,其实是一位名叫邢伟彬的“80后”。从厚载堂后宅穿过,就是老邢的“洒秀”,一个集咖啡吧、民宿、研学、图书馆、文创和艺术及当地土特产展示为一体的文化空间。很难想象,这个文艺范儿的敞亮场所,是由霉腐渗漏、损毁严重的厚载堂后期附房改建的。如今的“洒秀”,不仅吸引文艺爱好者常来举办各类有趣的活动,不少媒体和业界大咖也来造访,还成了村里的文化客厅和信息中心。

    我们去时,“洒秀”大堂正聚集着一批来自上海某国际学校游学的小学生,他们在认真学习操作草木染布,新奇的课程也吸引了外教和家长。老邢进进出出很忙,他忙着在门前沿溪的小广场安装设备,准备晚上放映露天科幻电影。

    终于,老邢忙里偷闲,陪我们去弄堂深处的农家店品尝当地非遗小吃“米筛爬”,堪称美味。老邢来此创业五年,已如鱼得水,完全融入了石舍,村民如要维修翻新老宅,每每问计于他。这里古村风貌依然,艺术气氛浓郁,他起了很大作用。“洒秀”只是他工作的一部分,自诩“乡村规划师”的老邢,想做可做的事太多了。比如,参与古村落的整体规划和设计,营造优秀传统文化审美氛围,找回或创造乡村价值,引进契合石舍的绿色文化业态,为村民“修旧如旧”设计老宅翻修……

    如今,石舍的明清老宅里,有“洒秀”,也有“三只蜗牛”手工艺室、隐逸瑜伽、爪哇树屋、花道馆等,还有一批常驻的书画家、金石艺术家、草木染或木雕工匠。邢伟彬等人当年定下“把艺术揉入乡村,用文化改变乡村”的梦想,正逐渐成为现实。

    石舍的口碑越传越远,慕名而来的文艺青年和各地游客日益增多。当地村民对“新石舍人”评价很高,认为有他们在,山村变得更美、更文化、更具人气了。

    活化利用,带动乡村旅游经济发展

    曾经从祖辈留下来、与山水相依的桐庐县古村落,伴随着“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文物工作方针的推进,正在重塑过往,谱写新篇。承载了这一方水土特质和人们生活印迹的乡土建筑,经过保护修缮和活化利用,又带动了乡村旅游经济发展和村民增收。

    论经济实力,桐庐县在杭州地区并非上乘,但在乡土建筑保护和活化利用方面却做得扎实而有成效。据介绍,全国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中,该县共有古建筑和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1400余处,2010年桐庐县政府制定出台《关于开展农村历史建筑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成立保护领导小组,制订维修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和五年维修计划。10年来,依靠市、县两级财政,共投入农村历史建筑保护专项资金8800多万元,有650处传统建筑得到抢救性保护。桐庐成功申报了深澳村等13个中国传统村落,翙岗村等9个传统村落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村。深澳、翙岗、石舍古建筑群和引坑钟氏大屋等4处为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其实,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桐庐也面临传统建筑每天在消失及如何“保与舍”的窘境。当地政府提出,保护和抢修见证桐庐社会发展变迁厚重物证的一类文化遗存,是使命和责任,要在最短时间以最快速度最大范围地保护它们。在确立“保护为重、有利民生”的指导思想后,按传统建筑保存状况、文物价值等,实行分级分类保护,并制定了以集中连片维修为主、零散保护为辅的维修保护措施。历经多年努力,桐庐县一个个古村落得到了保护并重获新生。

    “桐庐是杭州市乡土建筑综合保护做得好的县之一,这是当地政府重视支持和文保工作者努力的结果。”杭州市园文局文物处处长陈军认为,古村落保护的成果,更得益于杭州乡土建筑保护专项补助资金等系列政策举措,每年县里必须与杭州市专项资金“一比一”配套投入,有经费和制度保障,成片的乡土建筑才能得到及时保护修缮。

    采访中,基层文保工作者的敬业、担当、勤勉和艰辛,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第一次见到陈淑珍,是在石阜村一处老宅废墟基地上,她是从另外一地匆匆赶来的,车后备厢里装着雨鞋、草帽,铁镐、铲子等工具。天气很热,身形娇小的她,每天不是在乡土建筑修缮工地上,就是在去某古村落的路上。基层文博单位编制少,一人身兼数职,她的工作重心不在博物馆,而是常年在广袤乡村奔波,她对自己参与保护维修的一处处乡土建筑如数家珍。

    “有正气、勤学习、肯奉献、不计较、有担当,是对我们基层文物工作者群体的写照,陈淑珍是其中的优秀代表。”陈军这样评价。

    在石舍村,也曾问过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多才多艺的邢伟彬,你一个外乡人,为何来此做“乡村规划师”?大约在什么时候选择离开?他说,当我申报第一个乡土建筑改造项目时,村、镇、县有关部门一路绿灯,给予极大信任和支持。之后我申请的其它项目也都顺利获批,桐庐为年青人创业提供了大好平台和宽松土壤,我为什么要离开?现在我是石舍人,古村落保护,乡村振兴,可做的事太多了……

    正如桐庐县政协领导周建英所说:桐庐在实施农村历史建筑维修保护进程中,加强了社会公众对传统文化和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体现了从政府到民间及社会各界对文物保护工作的不懈努力和守土有责的担当,促进了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桐庐方面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在打造“山清水秀民富县强的美丽中国桐庐样本”的路上踏实前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