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文物动态
  • >
  • 浙江文物
  • >
  • 文物保护
  • 绍兴:古桥“芳名”,多少故事在其中
    发布时间:2020-06-30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记者 黄慧仙 苗丽娜 孙良

    洋江大桥旧照。

    八字桥。

    三江闸。拍友 马峰燕 摄

    安心村太平桥。

      近日,绍兴越城区、柯桥区、上虞区三区1万多座桥梁基本完成桥名碑安装,这让当地每座桥的名字从此有了更规范化的呈现。据悉,今年下半年,绍兴市还将在前期征集的基础上,将100个左右的桥名故事以二维码的形式“搬”上桥头,成为桥梁名片。

      绍兴境内水道纵横,因水有桥,有“无桥不成市,无桥不成路,无桥不成村”之说。据了解,绍兴市区桥梁共有12060座,其中越城区3825座、柯桥区5005座、上虞区3230座。不少桥梁存在重名同音、名字遗失、一桥多名等情况。为了让绍兴的每一座桥梁都有自己的名字,去年绍兴市民政局联合绍兴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在普查的基础上,制订了《绍兴市区桥梁地名专项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作为桥梁重新命名的依据。

      名字于桥,如衣冠之于君子,名正则言顺;对于文化底蕴深厚的古桥而言尤其如此。为古桥更名或命名,牵涉地域文化、历史沿革、古时建筑规制等诸多方面,其间取舍权衡自成一大难点;命名之上,桥名文化的活化传承同样值得思考。

    3个区有9座“太平桥”

      站在绍兴市文广旅游局西面的九流桥上向南眺望,可以看到一座跨径三四米的单孔马蹄形石拱桥,桥东一侧的引桥直通河岸,桥西侧则与西岸隔河相望。据专家介绍,该桥名为“太平桥”,原来是安心村里的一座小桥,现属市级文保点。安心村拆迁后,太平桥实行原地保护。该桥距今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为明代桥梁。

      据了解,在绍兴,像“太平”“平安”“永安”等具有吉祥寓意的古桥名非常多见。记者翻阅《规划》发现,仅越城区、柯桥区和上虞区三区就有9座“太平桥”,其中柯桥区王坛镇一个村便有两座清代古桥皆名“太平桥”。

      绍兴古桥专家、市城建档案馆馆长屠剑虹说,一个桥名往往就代表着一种特定的文化。桥梁的建成解决了两岸居民的涉水之苦,带来了交通上的便利,故人们希望桥梁能永久不圮,而桥名也多见“太平”一类。还有一些桥名则与传统民俗有一定关系,过去人家娶亲要抬轿过桥,往往要经过福禄桥、万安桥、如意桥等桥梁,桥有个吉祥名字就显得很重要。但一市范围,同一名字被多座桥同时使用,确实为后期文物保护等工作带来诸多不便。

      其实,近几年的调研发现,绍兴桥梁命名问题还有不少。

      去年夏天,绍兴市民政局联合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借助遥感影像、数字信息等技术手段,对市区桥梁进行普查。在普查中,工作人员发现,目前绍兴桥梁中仅28%有桥名,包括703座古桥和2400多座现代桥梁,其余8000多座现代桥梁都没有申报命名,这些无名桥大部分集中在镇村道路上。记者发现,在沈园、旧时绍兴府学宫及鲁迅故里等绍兴古城范围内,就有5座仅以“LCSY03”“LC032”等类似简易编号命名的古桥,尚乏“大名”。

      很多桥梁还存在“一桥多名”“有桥名无标志”“桥名书写不规范”等问题。

      以“一桥多名”为例,据相关统计显示,绍兴市区范围内就有9处。在越城区府横街西端有座横跨府山河的石桥,当地人多称之为“府桥”。在桥栏杆中间的石板上就刻有“府桥”之名。“府桥”历史悠久,南宋《嘉泰会稽志》已有记载。屠剑虹告诉记者,该桥原为经过古代绍兴府衙前的一座大桥,因此得名“府桥”。而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该桥又一度改名为“红卫桥”,桥名立于桥头石碑处。有意思的是,此桥虽有两个名字,但当游客问及桥名,很多当地人仍颇为一致地答作“府桥”。

      此外,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古桥迁址保护的做法屡见不鲜。离开原址后的古桥名如何保护,古桥名中蕴含的与地域、历史相关的文化如何“活”下去?同样是值得关注的问题。曾被著名古建筑专家陈从周先生列为绍兴二十桥之一的天佑舆龙桥便是其一。从曾经洋江村里两桥相连全长达83米的“洋江大桥”,到如今镜湖湿地公园旁的十里荷塘上分开重建的天佑桥与舆龙桥,桥名虽在,与之相关的地域文化、历史文化传承仍不免让人担忧。

    “三板桥”为何改叫“利市桥”

      无名桥该如何命名?重名桥如何改名以示区别?“一桥多名”的桥又该如何取舍桥名?很多时候,桥的命名或更名体现的都是一种文化传承。绍兴市文广旅游局文物处负责人马峰燕博士说,依传统建筑规制、找历史依据、用通用地名等,是解决古桥命名问题的几种主要策略,其既规范了桥名使用,又能有效传承保护地名和桥名文化。

      走进绍兴市稽山中学的大门,迎面便是一座名为“戟门”的廊屋;穿过“戟门”,是一方宽约三四米的水池,沿池上一座阶石斑驳的小石拱桥往前,则可见黛瓦红柱的“大成门”。对于眼前这座乍看并不起眼的池上小桥,马峰燕却印象深刻。原来,去年这座“无名”古桥,还经历了一段取名小“插曲”。

      稽山中学取址于宋代嘉祐年间的古绍兴八县最高学府府学宫。该府学宫始建于唐代,历代以来都是官学之所,又是祭祀孔子的地方。“相关部门起初计划将这座学宫内的桥命名为‘孔庙桥’,但根据桥所在的位置和古时宫殿建筑规制,我们认为应称其为‘泮桥’或‘大成桥’更恰当。”马峰燕说,从进门处的戟门,到其后的泮池、大成门,乃至目前学校教学楼位置的大成殿地面基板……稽山中学内留存的这些建筑,是非常典型的学宫规制。

      诚然,踱步桥上,抬眼见庭前松柏森森,“岁寒知松柏之后调”的句子便油然而生,愈觉此地古韵。

      翻开绍兴古桥卷册,我们会发现,每座桥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或传奇,或平淡,一砖一石却细细描绘出宝贵的历史纵深感。从绍兴城区的舍子桥、题扇桥,到新昌乡间的迎仙桥等,在老绍兴人的口中,总有讲不完的传奇。

      阶石之下是千百年的历史积淀,桥名之中更是源远流长的文化故事。无论是出于对历史的敬畏,还是文化传承需求的满足,对古桥命名、更名的过程都需要严谨而慎重,贸然为古桥改名更是传统文化的损失。

      “一桥多名”的桥名取舍,同样离不开历史依据的支撑。在柯桥区安昌古镇古刹安康寺北侧,有一座“寺桥”。同济大学阮仪三教授曾鉴定该桥为元代建筑风格,旧名为普安桥,此桥南堍为古刹安康寺,故俗称寺桥。因此,专家建议沿用旧名“普安桥”。同样位于安昌古镇的“三板桥”,桥面由三拼石梁铺设而成,因此俗称“三板桥”;但经考证,其始建时因处商市地段,称为“利市桥”,专家也建议恢复原名。前述府桥同样建议以通用地名“府桥”作为该桥的统一名字。

      而像“重名同音”的桥,马峰燕认为,在更名上并不需要“大刀阔斧”,延续原有地域文化,做一些小改动就是不错的选择。如在此类桥名前加上其所在自然村名字或当地地名,以示区别即可。市文广旅游局附近的“太平桥”就可更名为“安心村太平桥”。

      正如屠剑虹所说,桥梁命名从来不是“平白无故”的,它与自身所处地理位置、人文典故等紧密相连。对桥名的审慎,也是对历史文化的尊重。

    活化利用

    让桥名讲故事

      一位文物专家曾说,文物故事是不断赋予的。作为一种功能性的文物建筑,桥名的故事更是常更常新的,其存在注定与时代发展血脉相连。

      位于绍兴市东北面三江口上的三江闸便是这样一座“有故事”的桥。三江闸建于明嘉靖年间,由当时的绍兴郡守汤绍恩主持修筑,从此绍兴平原“旱有蓄,潦有泄,启闭有则,山会萧三邑之田去污莱而成膏壤”。三江闸经历代维修,发挥效益435年。1972年7月,随着其出海通道被筑堤封堵,三江闸完成了数百年的历史使命。于是,在三江闸下游2.5公里处,新三江闸应运而生,成为统领绍萧平原水网蓄泄的新的枢纽工程。

      凿山振河,千年遗泽,三江闸如此,新三江闸也如此。在专家看来,从三江闸到新三江闸,无论从功能上还是精神上,都是一脉相承的。新桥的命名,完好地保留住了老桥名的印记,今人登临新桥,念之桥名,仍能生发出百年文化的延绵感。

      烟柳画桥,十万人家。古桥名不仅承载着市民、世俗生活的记忆,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更成为当下文化发展的重要动力源泉。

      “一有大木桥,二有凰仪桥,三有三接桥,四有螺蛳桥,五有鲤鱼桥……”对于老一辈绍兴人来说,儿时四下传唱的这首《绍兴城里十洞桥》童谣,不少人至今仍朗朗上口。那么,如何让童谣内外的一个个绍兴桥名重新“活”起来?其实,让古桥名重回人们的乡愁之中,一直是绍兴古桥文化传承发展的重要议题。对于像天佑舆龙桥等在城市建设中迁址重建的古桥而言,需求尤为迫切。

      古桥保护立法,桥的科学监测和有序保护,为桥设立故事碑、讲好新时代桥名故事,发挥民间力量,设立桥博物馆,桥研学基地等,做好绍兴桥文化的多层次研究、传播工作……说起当下桥名文化的活化对策,绍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局长何俊杰掏出一张密密麻麻写着字的纸来,上面是他手写罗列的近年来绍兴在桥文化传承上的一些举措及其对古桥文化活化利用的部分设想。

      何俊杰的设想,在实践中已有照应。近日,在绍兴市越城区,一本包含该区51座文保单位(点)古桥的宣传读本正在编写中,预计将于今年出炉;与之配套的古桥宣传片近日即将制作完成。从八字桥到广宁桥,从光相桥到题扇桥……数十个耳熟能详的古桥名都将收录于文字与光影间,从而也能让更多人领略绍兴古桥文化之美。

      行行二三里,桥影错相交。遥遥望去,会稽山下,镜湖水影,绍兴桥名故事还在不断更新中。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由绍兴市城市建设档案馆供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