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
  • 珍品赏析
  • 品读赵叔孺的《清供图》
    发布时间:2020-06-23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蔡暄民

    被近人称为“近代赵孟頫的赵叔孺从小就有神童之称,其五岁开始学画,据说落笔似神助,线条流畅有力,毫不迟疑,令长者惊叹。据史书记载,他的绘画天才颇得岳父赏识,见了他的画后,第二天即托媒人上门提亲,将爱女许配给他。岳父收藏历代书画颇丰,他进门后悉心临习,画艺大涨,三年即成为“画马笫一人”。

    赵叔孺擅长画马,当时上海滩其绘的马有“一马黄金十笏”之誉。赵叔孺绘的马,吴湖帆的山水,冯超然的人物,吴待秋的花卉被誉为海上四绝。而赵叔孺所绘的山水花卉、翎毛虫草,也饶有情趣,注重形态,不落窠臼。时人对赵叔孺绘画的评价是:“斟酌龙眠沤波,山水绝似元贤,花鸟则兼宋法,浑厚之气,敛入毫芒。”赵叔孺比较有名的画作有《三骏图》、《高柳饮马图》、《关山行旅图》、《桐荫高士图》、《新蚕上箔图》、《马嘶芳草图》、《五骏图》、《天马图轴》等。如今他的作品已是不可多得的珍品,散见于民间各收藏家处。

    更值得称道的是赵叔孺的篆刻,他兼浙皖两派之长,得前辈赵之谦的精髓,又精研古金石学,另成一家,营造出典丽恬静的艺术风格,特别是用色十分讲究,能达到艳而不俗,繁而不密的视觉效果。

    赵叔孺是个诗、书、画、印均绝的通才,其篆刻曾力压上海滩,当时名震印坛的巨子陈巨来、方介堪、沙孟海均是他的学生。沙老在其著作《沙村印话》中称“历三百年之推递移变,猛利之吴岳老(吴昌硕),和平至赵叔老(赵叔孺),可谓惊心动魄,前无古人。”

    赵叔孺在收藏上也眼力独到,据说其看中的古物均为行家所追慕。他将书房冠名为“二弩精舍”,就是因为收藏有汉延熹,魏景耀二弩机而命名。

    赵叔孺在28岁至38岁之间做过10年小官,但他不习惯官场的生活,辞官携眷隐居上海滩,以舞文弄墨为乐,以篆刻字画为生。广交文友,很快,因艺高和心地笃纯赢得众人瞩目,当时声震艺坛的名家四川的张大千和鄞县的高震霄都是他的挚友,一时成为艺坛泰斗式人物。

    我一直认为,一位在某一行玩到顶尖的高手,他去玩另一行也一定不会所据其下;因为,虽类别不同,但道理是相通的。

    历史上出现过很多通才人物,如近代的李叔同,现代的余任天先生,他们都诸杰压群伦的通才人物。李叔同不但诗、书画、印均力压群芳,其还是音乐家、教育家、戏剧活动家,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他的书法得力于八大,却自成一体,绵里藏针,脱尽了人间烟火之气,在无欲无求中尽显清新之美;现代大师余任天先生也一样,诗、书、画、印都达到了一览众山小的高度。有人提出异议,短暂的一生怎么能专那么多的门类?其实道理很简单,一通百通,行到高处,道理都是相似的。有人提倡专注,人生如掘井,专打一眼井,才能打得深,深则水清。但这是对常人而言,天赋高的人,虽然打了五眼六眼,但他打每一眼时速度快,力度大,效率高,照样口口深澈,这就是天赋给予的惠赐。当然,通才不可缺少的基础,是必须具备很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这是快速成功的基础,如果一个没有文化积淀的人,他去从事绘画或者去爱好文物收藏,其画必俗,其藏品的档次也一定不会高,很可能全是仿品,因为他不具备识别美丑雅俗的修养。

    近日见到一幅赵叔孺的《清供图》,画卷中将四季花卉参差安放在瓶、盃、盂、壶之间,错落有致,繁而不密,色彩以近景石青为主色调,压住四季花卉的艳丽,给人清雅脱俗之感,书卷清秀扑面而至。

    后人均对赵时棡的作品评价颇高,认为他远追宋李公麟,中师元赵孟頫,近摹郎世宁。此卷中可见三位前贤的影子。但其有所变化,只是所变之法未能超越先师而已。比如叔孺的书法,与子昂的书法相比,那不是一二个级别之差。同样在勾摹形物之精准上,也无法与子昂相比肩,子昂是真正达到了神韵俱足的化境地步。但话要说回来,叔孺的清雅之气还是要肯定的。如果我没有记错,“清供图”题材一出,后来者竞相仿效,尤其是海上画派中,更是每人必效法的题材,至今仍乐此不疲,追慕者颇众。但也甚遗憾,仿效者无一人能出其右。

    同样,我认为,赵时棡也师古而未越古,无论笔墨渲色均未超越李伯时、赵子昂和郎世宁。这大概应了唐太宗《帝范》卷四中说的“取法乎上,仅得为中,取法乎中,故为其下。”的道理了。叔孺之艺仅得三人之中是合乎古法的。

    由此可见,天赋是从艺的第一要素,其次是自己的修炼和择师的重要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