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电子刊物
  • >
  • 2020年
  • >
  • 《浙江文物》双月刊 2020年第一期
  • >
  • 特别报道
  • 复工:良渚博物院三场直播40万人看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浙江文物网

    直播现场

    3月3日上午10点,良渚博物院。两台4K高清摄像机前,王祺程和另一位讲解员施舟英正在第三展厅“玉魂国魄”做一场近两小时的直播。这是良博院在疫情闭馆的特殊时期做的第三场直播。前两场在淘宝“云春游”开直播间,第一次直播19万人观看,第二次直播17.44万人。良渚博物院的直播关注量增加了一万,收获点赞约40万,一个晚上一小时点赞16万。

    在良博院做讲解员6年了,90后的王祺程没有想到,自己会以直播的方式为十多万网友做讲解,虽然眼前一个观众也没有。通过直播,良渚文化被更多的人知道了,“以后一定要来良博院看良渚玉器!”“原来良渚人这么厉害”,看到这样的网友回复,他觉得,直播的目标达到了。

    直播的压力

    人生第一次做直播,眼前没有观众,讲解员为谁而讲,怎么讲?直播前夜,王祺程心里压力大,失眠了,到凌晨3点多才睡着。

    纠结的事情很多。良博院和其他博物馆相比,有点不一样,第三展厅是零展线,观展线路是开放式的,所以平时讲解要跑来跑去,这在直播时就比较尴尬。所以,需要提前踩好线,相当于彩排。前一天下午,王祺程和另一位讲解员施舟英商量展线究竟怎么走,从哪个点跳到哪个点。然后两位摄像老师按照事先计划的线路安排,机位什么时候切换,跟着主播往前拉,拉到哪个地方要停,都得提前设计好。

    直播的时候,要保证屏幕那头听得很清楚,话筒一直拿到嘴巴旁边,再加上戴着口罩,声音不是很清楚,所以王祺程需要用比平时更大的力气来讲话。平时在展厅,如给普通观众讲,三个展厅一般讲70分钟,如果是对良渚文化很有兴趣的团队,会讲到两个小时。而这次直播,光一个展厅就讲了近两个小时。王祺程直言,那天讲完,感觉丹田的地方特别累。讲解员有一个“胸腹联合呼吸法”,就是丹田发声嘛,讲很久嗓子也不会疼。但这次直播,比平时带耳麦讲解要多加好几个分贝。

    王祺程平时经常会腰痛,这是职业病,因为经常要站着。一天讲个两三场,腰会明显痛。那天连续讲了两个小时,再加上可能一个多月没有讲解,一下子感觉不太适应。

    主播的感悟

    线上直播尝试,让王祺程感触最深的是,因讲解场景的变化导致与观众互动方式的截然不同。王祺程说:“现场讲解时,我看到你,通过你的言行举止,我能判断你是怎么样的人,对文物有多大的兴趣和了解程度,那我就给你讲什么样的东西,我会讲到你的心窝里。直播时,面对海量的网友,对很多人来说,我的讲解可能只是挠痒痒了,无法做深度的感情交流。

    确实,直播能和更多的观众互动,但对讲解员来说,只是对着一个镜头在讲,只能按照自己的认识来讲,我不知道对面是谁,是15岁还是45岁,他是做什么的,他对良渚了解有多少,所以不知道该讲到什么程度。线下讲解时,我能知道对方来自哪里,山东的,还是河北的,当你讲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会想到自己家乡的文物,会直接问你两者之间的关系。直播的时候,虽然也会有网友问,但我不知道他来自哪里,无法深度交流。比方说你是杭州人,我会把很多杭州的发展变化和良渚联系起来,你是河南人,我会把河南出土的文物拿出来,主动和你说。但在网上就没法有的放矢激发观众的兴趣,也没法面对面进行探讨;一些表述不到位的,观众不明白的,都难以发现并到场解答。毕竟隔着屏幕,你没法了解观众的感受。

    直播时,网友提的问题还蛮专业的,有人问玉矿在哪儿,有人问普通居民的墓地和王陵墓地选址有什么不同。如果是在线下问,我可以观察他的神情,听到他的语气,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进而拓展开来给他讲,他会更容易理解。这样的互动更有效,面对面交流时碰撞的火花,是直播无法替代的。直播时,我不知道我的回答他有没有听明白,还有没有其他需求。还有一个问题,我现场讲的时候,观众可以随时打断,及时提出问题,他可以一直跟着你。但直播的时候,网友问完问题,我还在讲其他的内容,当我停下来看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离开直播间了呢?”

    王祺程认为,作为一个讲解员,和观众的交流,不光是展品的信息,还有很多情感的互动。最好的讲解,一定是基于对观众的了解。直播对博物馆来说,也是一扇很好的窗户。

    线上直播初尝甜头,王祺程与他的同事们觉得还有许多方面有待总结和提升。他希望,今后博物馆直播能有更好的体验,可以吸引更多的观众。(马 黎 李力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