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元初《保母志》的鉴藏热潮及成因
    发布时间:2020-01-02 来源:省文物局

    《保母志》本帖今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此为《三希堂法帖》第二册所收拓本

    《保母志》现世是在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壬戌。据姜夔长跋记载,嘉泰二年十月,了洪法师携《保母志》墨本自钱清来示,云是年春,稽山樵人周氏斸山得保母砖及小砚,六月致之钱清三槐王畿之子。此砖断为四段,为樵人分别搜获而得。前五行为一段,后五行断为三截,一支床,上有交螭字;一为小儿垒塔,上有曲水字样;一弃之他处。后王畿携砖、砚入都,姜夔得以借观,并书二千余字长跋美之。此砖真伪在宋时即遭到怀疑,姜夔跋中即言:“或以为王君赝作以欺世,亦有数人刻别本以乱真者。”并言志有七美,对时人疑伪的观点予以一一列举、辩驳,但这恰恰说明此砖在当时引起不小的争议。宋人对此砖持怀疑态度者亦有不少。

    此砖现世八十余年后,在元初杭州的士人中间又重新掀起对《保母志》鉴藏的热潮。至元二十三年(1286),周密得一本王献之《保母志》,次年丁亥春,请鲜于枢、仇远、白珽、邓文原、王易简、王英孙、王沂孙等题诗张之。此本现藏故宫博物院,前《志》已佚,后有姜夔长跋,又有金荪壁“荪壁”葫芦印,似曾经金氏手。后有周密、鲜于枢至王沂孙等八人诗跋。元人书题跋者尚有赵孟頫、龙仁夫、杜与可,书观款者有张坰、吕同老、曹彦礼、俞德邻、汤炳龙、郭景星、张谦、胡长孺、祝宜孙等。

    《保母志》在元初士人中的流传,可知者即已有四本,分别为鲜于枢、周密、赵孟頫及一诗僧所藏,且获得及被许赠的时间都集中在丙戌冬至丁亥八月期间。而不久之后,他们又将《保母志》纷纷转手他人。

    这个现象并非从鉴藏的视角能够解释,很有可能与杨琏真迦掘诸宋帝陵的事件有关。杨琏真迦为吐蕃僧人,因见宠于元世祖,授以江南浮屠总摄。其怙势妄为,在丞相桑哥的准许下,纠集徒众悉掘杭州、绍兴宋诸帝后陵,盗取金玉珍宝,并将帝后骸骨毁弃草间。先后发掘宁宗、杨后、理宗、度宗、孟后、徽宗、郑后、高宗、吴后、孝宗、谢后、光宗等诸帝后陵寝。盗墓者倒悬理宗尸身,沥取水银,又以理宗颅骨制成酒器。凡此种种,耸人听闻,成为元史上一次臭名昭著的事件“杨髡发陵”。

    杨髡掘墓在至元二十二年(1285)八月到十一月间,与诸公至元二十三、四年间对《保母志》的收藏在时间上是密切衔接的。杨髡掘宋帝陵之事,在宋遗民当中引起了广泛的激愤,当时一些义士秘密策划收殓宋帝遗骸,谋划者有王英孙、郑宗仁、谢翱等,而付诸行动者则是王英孙门客唐珏和林景熙。唐珏,字玉潜,浙江会稽人,本为宋儒士,得知杨髡掘陵事后,悲愤不已,遂变卖家资,纠集里中少年夜拾骸骨,以木函盛之。唐、林二人又假扮乞丐,贿赂西僧,得高宗、孝宗遗骨,以两函贮之,谎称是佛经,与先前所得之骨并瘗兰亭山南,将常朝殿冬青树移种其上作为标识。

    唐珏等殓葬宋帝遗骸后,初惧罹祸,秘而不发。但是,南宋士人们却自发举行诗词高会活动,以词中隐约之义暗讽杨髡掘墓一事。对比周密藏《保母志》题跋可以发现,《乐府补题》的作者与《保母志》的题跋者关联度很高。可以推想,诸公对此帖的收藏,主要还是为纪念发陵之事而举行的掩饰活动。

    ——本文摘录自《西泠艺丛》总第58期“赵孟頫研究”专辑,《周密与赵孟頫交游问题琐议——兼论元初<保母志>的鉴藏热潮之成因》,文/段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