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收藏鉴赏
  • 一场大火引出的《谢赐御书诗表》
    发布时间:2019-12-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谢赐御书诗表  24.8×107.9厘米  宋  蔡襄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学者、藏书家赵用贤藏有一封手札《谢赐御书诗表》,是蔡襄写给宋仁宗皇帝的一封感谢信。明代书画家张丑在《清河书画舫》中对此手札写了一段按语:

    丑按《续书断》,仁宗深爱君谟书迹,尝御笔加赐“君谟”大字并诗,以宠异之,君谟作诗表谢之,自书以进,即此卷也。

    这段话易使读者产生误解,以为仁宗是因喜欢蔡襄的书法才赐给他“君谟”二字的,事实并非如此。

    蔡襄写此信的缘由,还得从宫中的一场大火说起。

    皇祐五年(1053年)正月十六,北宋宫城的会灵观着火,一个存在了半个世纪且非常神圣的地方突然消失。皇帝赵祯心情很复杂,但他还是下令重修。在原址上盖起一座全新的宫殿,起名为“集禧观”,意思是集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于一起的地方。

    之后,他又在“集禧观”西边新修了一座“奉神殿”,其名来源于真宗写的《奉神述》,内容是各位神仙的等级和封位。赵祯为何要专门修一座“奉神殿”?因为宋朝姓赵,道教的皇统和宋朝的皇统是一脉相承的,只不过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所以赵祯这一行为只不过是家事家办,并向世人显示他是如何评价其父亲的。

    修“奉神殿”,自然得将真宗写的《奉神述》刻石。这次赵祯决定亲自书写碑额,内文由蔡襄来写。

    他先是把自己拟的碑额“真宗章圣制《奉神述》并御笔”,派太监张茂则送给蔡襄。蔡襄看后,提了几个建议:

    一是不要“圣章”二字,因为真宗的谥号是“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全部写上去字数太多,简称又不恭敬,所以不如不要。

    二是去掉“御笔”,因为“御”是在世臣子不方便直呼当朝皇帝姓名而用的专用词,且古人极少用“御笔”二字。

    三是建议名称为“真宗皇帝制《奉神述》并书石”。

    蔡襄的任务是将真宗书写的正文和皇帝赵祯书写的碑额勾勒于碑石上。据说蔡襄送摹本给皇帝时,皇帝是“拱立”,而后又亲自写了“君谟”二字赐给蔡襄。

    赵祯赐字本是很平常的事,因为他是书法家,爱写字,也给很多大臣赐过字。

    蔡襄手捧皇帝亲书的“君谟”二字,内心非常激动。他立即写了一首长诗向皇帝谢恩,全文如下:

    臣襄伏蒙陛下特遣中使赐臣御书一轴。其文曰“御笔赐字‘君谟’”者。

    臣孤贱远人,无大材艺。陛下亲洒宸翰,推著经义。俾臣佩诵,以尽谟谋之道。事高前古,恩出非常。臣感惧以还,谨撰成古诗一首,以叙遭遇,干冒圣慈。臣无任荷戴,兢荣之至。

    朝奉郎起居舍人知制诰权同判吏部流内铨上骑都尉赐紫金鱼袋臣蔡襄上进。

    皇华使者临清晨,手开宝轴香煤新。

    讼名与字发深旨,宸毫洒落奎钩文。

    精神高远照日月,势力雄健生风云。

    混然器质不可写。乃知学到非天真。

    缄藏自语价希代,谁顾四壁嗟空贫。

    臣闻帝舜优圣域,皋陶大禹为其邻。

    吁俞敕戒成典要,垂覆后世如穹旻。

    陛下仁明加舜禹,豪英进用司鸿钧。

    臣襄材智最驽下,岂有志业通经纶。

    独是丹诚抱忠朴,常欲赞奏上古珍。

    又闻孔子春秋法,片言褒贬贤愚分。

    考经内省莫能称,但思至理书诸绅。

    乾坤大施入洪化,将图报效无缘因。

    誓心愿竭谟谋义,庶裨万一唐虞君。

    这封信分为两部分:一是感谢皇帝赐字,二给皇帝献诗。

    第一个长句是说为何写感谢信。接着说自己来自偏远地区,出身孤寒,没有什么才能。皇帝亲手书字,考彰古义,让他多为国家出谋划策,真是对他无比的荣宠。感谢不尽,特做诗一首献给皇上。

    从内容上看,一二句说张公公送字来了,“君谟”二字发人深省;三四句夸赞皇帝字写得好;五句说有了皇帝赐书,将是蔡家传于后代的珍贵宝物,谁还会在乎家徒四壁呢?六七句说舜帝这样杰出的伟人,与同样杰出的人为伴,他们说的话成为后世的典范,泽被苍生。八句说皇帝之仁明超过了舜和禹,所用之人均为一时豪杰。九句,我蔡襄愚笨,没有大志向和才能帮助皇帝经国伟业。十句,但是我有一颗忠诚的心,希望能将古代非常好的经验呈献给陛下。十一句说他知道孔子的“春秋法”,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褒和贬。十二句查古书又反思,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想将最重要的道理写在其衣带上。十三句虽然有抱负,但是没有机会报效皇帝。十四句发誓愿意尽自己所学所才,为皇帝出谋划策,成就一番伟业。

    赵祯收信后,很高兴蔡襄明白了他的用意,就赐字的事又回了一封信,表达了如下意思:

    不上朝的时候,我喜欢看古代经史和书法之类的书籍。发现唐高宗给他的大臣戴至德、郝处俊、李敬玄、崔知悌所赐的字,都有特别的含义。你文笔温厚,笔力深妙。其名字中的“襄”表明了是“辅佐”,而字“君谟”进一步说明是用“谋略”来辅佐。我便写了“君谟”二字,派宫人给你送去,想将这重深厚的意思表达对你的特别宠遇。你将它对铺开演绎,写在长诗里,又以古代圣人为例,把我的意思说得更清楚,真是不错。所以我回了这封信,希望你能明白。

    看来,皇帝喜欢的不仅是蔡襄的书法,还有他的机敏和博学。

    这年十一月,皇帝于南郊祭天地,带蔡襄同行。回来后,蔡襄写了一首《亲祀南郊诗》献给皇帝。很快,皇帝下诏赐蔡襄的母亲卢太夫人为“仁寿郡太君”,赐其夫人为“永嘉郡君”。

    蔡襄没想到皇帝这么恩待他。蔡襄是个大孝子,能为78岁的老母亲争得殊荣,比自己升官还激动。他决定将皇帝赐字、自己写谢诗,得圣上奖诏、母亲和夫人被封号等事写成一篇文章,呈送给皇帝,并将其刻石。并且准备将皇帝的奖诏单独刻石。

    赵祯接信很开心,又对蔡襄的人品、学术、才能表扬了一番,并再次激励他好好工作,成就一生美名。

    《谢赐御书诗表》除了墨迹留给了皇帝,还被刻石,以为永久。后来,此信流出御府,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仇春霞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