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电子刊物
  • >
  • 2018年
  • >
  • 《浙江文物》双月刊 2018年第六期
  • >
  • 广角
  • 私有产权不可移动文物执法困境探析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浙江文物网

        私有产权不可移动文物是《文物保护法》定义的非国有不可移动文物。这类文物大部分为民居类古建筑,往往保护级别不高,以县(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点或“三普”登录点居多。由于年代久远,维修经费难以满足日常性保养需要和必要的安全防范设施要求,其遭到自然和人为破坏的问题相对突出。目前,执法人员在查处私有产权不可移动文物的违法案件时,会因为认定不规范、业主不认可、与《物权法》有冲突、处罚依据有争议等因素,致使执法遇到困难。此外,执法还由于修缮和装修界定难、损毁程度认定难、行政处罚执行难、案件移交公安难、无强制权改正难等问题,常常陷入困境。
        破解私有产权不可移动文物的执法困境,一要加快制定相关的地方性法规。目前,我省仅宁波市出台了《宁波市文物保护点保护条例》等地方性法规,对文物保护点的公布、保护、利用和管理做出了具体规定;并对在古建筑类文物保护点进行装修和装饰工程时,改变文物原状、建筑主体结构和外观的行为,明确了具体处罚额度。各地应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的形式,将文物保护点纳入保护范围,完善文物保护点的修缮审批细则,同时加大文物保护点的宣传力度,做到有法可依。
        二要明确造成破坏的认定方法。地方性法规应明确制定关于主体认定以及造成严重后果程度的规则。现行法律如能对责令改正的具体内容做出定义,则能加大对文物违法行为的震慑力,更有力地保护文物资源。执法人员在承办该类案件时,对违法行为的情节、文物的损毁程度以及如何进行改正等方面,一定要事先征询文物保护专家的意见;达到罚款条件的,要由所在单位集体讨论决定,并给予当事人充分的陈述申辩以及举行听证的权利,切忌直接盖棺定论。
        三要提高执法人员的责任意识。执法人员要祛除胆怯心理,耐心分析案情,对实施违法行为的建设方、施工方进行全面调查,明确责任主体;要严谨对待现场勘验和询问调查,充分听取当事人意见,切不可凭感觉、凭经验臆断;要厘清当事人实施违法行为的动机——譬如是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还是纯粹对文物破损进行修补;是否明确知晓自己的权利、义务关系等等。此外,文物执法机构要消除外来干扰因素,适时召开案情讨论会,对案情做出分析,给办案人员指明方向,还应对优秀办案人员给予相应的奖励。
        四要充分发挥基层文保力量的作用。目前绝大多数文物执法机构都面临执法人员少、文物监管点多、山高路远等实际困难。各地文物行政部门要合理利用业余文保员、基层文化站人员等资源,充分发挥属地管理优势,制定不可移动文物监管巡查制度,特别对极易发生违法行为的私有不可移动文物,要经常性进行法律宣传,增加巡查频次。
        五要增加技防设施。譬如对私有产权不可移动文物中的民居类古建筑群进行现场勘验,靠目测有一定局限性。有条件的执法单位可配备航拍器材,以协助执法人员的工作。此外,文物行政部门和属地管理部门应安装多角度监控视频,以便对违法过程和状态进行全面、客观的确认,有助于执法人员了解违法程度,对案件的定性、走向也有一定帮助。
        保护文物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对文物执法者来说更是一种责任。私有产权不可移动文物的执法,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勤于思考、融会贯通、不断总结经验,找到解决问题之钥。(作者单位:嘉善县文物监察大队)封国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