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电子刊物
  • >
  • 2018年
  • >
  • 《浙江文物》双月刊 2018年第六期
  • >
  • 广角
  • 从村里来,到村里去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浙江文物网

        开栏的话

        “我与国宝”面向全省征文活动目前圆满收官,获奖名单已在本期“要闻”揭晓。继上期发表部分优秀之作后,本期继续刊登其中佳作,这些文章紧扣征文主题,或述难忘亲历,或抒奋斗情怀,读来赏心悦目。今后,本刊还将陆续刊登其优秀之作,以共赏佳篇,再续豪迈。
        邂逅必有意义。回想过往种种,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动我的人生轨迹,一次次变轨,把我从地处中原盆地里的一个小村庄,一步步送到江南,送到古村落中。这些古村落虽是初见,却似早已相识,犹如倚门守望的母亲,在等待远道归来的孩子 。
        中原过去多战乱,传统村落极为少见。来到浙江,不禁为这片大地上仍保留有如此数量众多的古村落由衷赞叹。国保单位兰溪诸葛村,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古村落,2009年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是我们缘分的开始。从寿昌下高速后,经过半小时左右的国道,看着路边林立的工厂,心就灰了一半。然而正疑惑之际,看到了路边诸葛村的牌子,经过蜿蜒曲折的村道,在波光粼粼的池塘尽头,见到群山环抱中白墙灰瓦的诸葛村,不禁豁然开朗。
        白天行走在青苔斑驳的小巷中,去造访那一栋栋藏在巷弄之中的古建筑,运气好时进得门去,听主人说说他们的前世今生。间或也会有些铁将军把门不得进入,被邻居告知主人外出打工,又或者搬往新村。在村子中穿行,常会经过晒场,看到村民在制作梅干菜,切碎了晒成褐色的霉干菜均匀地摊在簸箩里面,散发出酱菜的独特味道。住在村里招待所,就在诸葛村上塘边的农家菜馆吃饭,我们一般不点菜,店家有什么,就由老板按人头安排菜式,早上常吃汤粉干或面条,加雪菜肉丝,中午和晚上吃炒菜。在塘边上,清晨会有老人聚在塘边的水阁楼喝茶打牌,勤劳的农人在塘边挑担卖菜,菜翠绿翠绿的,闪烁着露珠,着实新鲜。午餐时会看到游客三五成群,或乌泱泱一团队从塘边走过,谈论着这个村子如何如何。晚饭后就着塘边风,聊一聊明天的工作计划,或是拉家常,这是一天辛勤工作后难得的惬意时光。工作之余,我们也常在村里买些土产,从初夏的枇杷、李子,盛夏的甜瓜、莲蓬,到秋天的桔子,还有村里自酿的荞麦烧、土蜂蜜,也算为古村旅游产业发展作点贡献哈。
        2015年因水阁楼维修去诸葛村,才知道水阁楼这栋九开间的建筑里居然住了6户人家,除了两户暂时空着,大部分是附近村民租来开茶馆或小吃店;居民延续着原来的生活方式,一楼开店,二楼自住。三伏天我和同事拿着尺子、画板等各种工具,为这栋民国时代的建筑做着详细“体检”,站在二楼房间里很是闷热,老流汗。开茶馆的大姐得知我们在做维修测绘时,关切地问我们什么时候来修房子,感概地说维修房子是好的,只是才租来两年,装修也花了不少钱,马上修的话太不划算。中间三间开茶馆的老夫妻对我们非常热情,一个劲地要给我们倒水喝。端头稍间的农家菜店夫妻则对我们充满了警惕,每次去二楼拍照测绘必陪同。转眼到了2017年,水阁楼修好了,老书记跟我说修得还不错,虽然失去了因为地基沉降建筑倾斜那种东倒西歪的美,但建筑恢复了健康,现在的外观多看看也就顺眼了。我想,有时文物和人一样,病好了和生病时状态不同,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有些事情现在看着可能不太协调,但不如把它留给时间,慢慢也就协调了。
        在村里工作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认识各种各样的人。经常会有人在我们工作时好奇地问在做什么,也有人在我们爬梯子做上部测绘时,突然恶作剧地来推一把梯子,因此特意请了村里两位师傅专职帮我们守着梯子。淳朴的民风让我们放松了警惕,忘记了这些村子也是进出人员复杂的旅游之地,在村落里测绘一时走开,同事的包和相机就丢了,为此大家还懊恼了一阵子,不止是因为要补拍照片,更多的是遗憾。也有许多开心时刻,比如看到自己辛苦数年做的保护规划通过国家文物局评审,听到甲方说你们的工作做得不错。随着我们在古村落文物保护工作的持续推进,当地村民的文物保护意识也逐渐提高,不再坚持要求我们把所有坏掉的柱子、梁枋都换掉,他们的进步让我倍感欣慰。有位专家曾问我,常做文物维修会不会没成就感,当时我回答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想尽最大能力把事做好。现在想来,这些喜悦时刻就是成就感吧。
        诸葛村的老书记是一位精神矍铄的长者,他经常习惯性地搓着手,每次见到,他都会和蔼地冲我们笑。他不仅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对村内的文物保护情况了如指掌,谈起文物保护与利用的话题也是字字珠玑,见解独到。他眼睛有光,思路清晰。为我们解决了不少在村内遇到的问题,也给我们工作提了不少好点子。到2018年,我们算是认识9年的老朋友了。与诸葛村隔着一刻钟路程的建德市新叶村,也是一处国保单位,是一个叶氏聚居的古村落。这里的情况与诸葛村略有不同,对文保工作了如指掌的是当地文广新局的李局长。李局长平易近人,他常年下乡到村里参与基层工作,农户家里维修遇到任何问题,都会在第一时间向他咨询。走在村里,常看到村民亲切地跟他打招呼。在他引导扶持下,新叶村在西山祠堂对面,开起了第一家农家乐,为新叶村的利用工作开了个好头。他们对文保工作发自内心的热爱,这深深感染了我,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常想,抛开学术层面的文物价值,古村落的魅力究竟何在?是什么吸引人们络绎不绝前来游览欣赏?不同的人或许会有不同的答案。于我而言,是古村充满生机的生活气息、是每一位藉由古村认识的朋友,是一次次邂逅中受到触动的瞬间,这些点滴光阴的碎片融合成了我的印象古村,也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或许初始时,我们是通过别人的解读认识古村落,而后经过了解,必有自己的解读。我们的角色与其说是文物保护工作者,不如说有时像医生,有时像星探或助手。这些古村落犹如经历丰富的老人,需要我们慢慢去了解他的过往,存在的问题,他的宝贵财富,帮他解决问题,发掘优点和财富,在现代社会中继续生存发展下去。如你也热爱传统文化,为古村落魅力所倾倒,那就加入我们吧,一起到村里去!(作者单位: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秦宛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