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电子刊物
  • >
  • 2018年
  • >
  • 《浙江文物》双月刊 2018年第六期
  • >
  • 博闻
  • 中国南方先秦考古学术研讨会暨特展举办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浙江文物网

        11月29日,中国南方先秦考古学术研讨会在杭州举办。会议由中国考古学会夏商考古专业委员会、中国考古学会两周考古专业委员会、浙江省文物局主办,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承办。来自国内十多个省市的考古院所、博物馆及北京大学等高校、科研机构的130余名代表,围绕中国南方先秦考古新发现、考古学文化研究、区域文化互动交流研究、物质文化研究等主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开幕式上,举办方代表总结了近年来我省商周考古所取得的成绩,强调了印纹陶、原始瓷在南方先秦考古研究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并指出夏商时期是从多元迈向一体的重要节点,南方创造了辉煌的文化,重大考古发现层出不穷,颠覆了传统认识,促使考古人员反思南方地区的多元一体格局以及与北方的互动。而印纹陶和原始瓷器为相关研究提供了切入点,无疑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当天,本次会议的配套展览“锁匙——先秦印纹硬陶•原始瓷器特展”同期开幕。该展览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主办,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承办。集中展出了来自我省14家文博单位及河南、湖北、陕西、山东、山西等省的先秦时期印纹硬陶、原始瓷器出土精品296件;其中既有新石器时代末期自然质朴的印纹硬陶圈足鬶,也有夏商时期造型奇特新颖的象鼻盉、鸭形壶,更有战国时期抽象浪漫的原始瓷兽面纹鼎。这些文物展现了古代先民的生产经验和生活智慧,再现了百越各族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和华夏文明大融合的激荡澎湃。
        陶瓷是中华文化的见证和重要组成部分,对世界文明发展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作为介于陶与瓷之间的特殊器物,印纹硬陶、原始瓷器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是当时南方民族独具特色的文化符号。考古资料显示,8000年前的浙江萧山跨湖桥遗址就已见印纹陶。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春秋战国时期,印纹硬陶与原始瓷器走过了从诞生到成熟、全盛至衰退的历程,是百越文明的见证者;对研究先秦百越文化、探索中国瓷器起源有着关键作用。展览为期三个月,期间将推出相关讲座、印纹陶制作体验等活动。(游晓蕾  张必萱)

        扩展阅读

        学会用火,是人类进化的一大标志。而学会制陶,则是人类从旧石器时代迈向新石器时代的重大标志。近万年前,南方先民就开始制造粗粝原始的陶器。直至新石器时代晚期,在与中原文明近乎隔绝的环境下,印纹陶开始了长达2000多年的繁荣,越和百越作为一个文化共同体,也逐渐走入中国历史。
        到了夏代,持续的交流融合使印纹陶开始呈现更多的统一性,证明百越文明雏形已初具规模,为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注入了新鲜活力。
        至商王朝,来自中原的力量加速了南方百越内部的裂变。印纹硬陶、原始瓷也进入发展成熟期。陶瓷产业的规模化,意味着社会分工、商贸的发展,是社会复杂化、文明进步的重要实证。
        随着商周更替,南方文化与中原文化产生了更多联系,印纹硬陶的形态、纹饰等呈现出更多制度化、规范化变化。这种变化既是技术提升、产业化程度加强的表现,也是器用模式社会化、礼制化的重要表征。
        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东南古国重新成为中国历史的主导者之一。以原始瓷器、印纹硬陶为代表的典型文化遗存,展现出最为绚烂亦盛极而衰的最后辉煌。
        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在1978年的“江南地区印纹陶问题学术讨论会”上就曾指出,可把印纹陶当做一把“锁钥”,以打开探索我国江南地区从原始社会到秦汉以前文化史这一重要历史课题的大门。这,也正是本次展览名称的来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