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电子刊物
  • >
  • 2018年
  • >
  • 《浙江文物》双月刊 2018年第六期
  • >
  • 浙里
  • 与改革开放同行40年:保国寺书写宁波文保记忆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浙江文物网

        最近,宁波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举办“四十年十个故事”评选活动。曾在保国寺工作的林士民等老文博工作者重聚,他们的回忆勾勒了保国寺乃至宁波文化遗产保护事业40年来的巨大变化和发展历程。
        首次对外开放,轰动宁波全城
        1954年保国寺的文物价值被发现后,这座现存我国南方重要的早期木构建筑遗产改写了我国长江以南无宋代建筑的历史。1961年保国寺被列入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真正进入公众视野却是1978年,这年是改革开放元年。
        原宁波市文保所副所长许孟光在回忆1978年正月初一保国寺向公众开放时说,那天保国寺入口人山人海,买票队伍似长龙,可用“全城出动”形容。当时保国寺门票价格为3分钱。上午十点多,面对汹涌的人潮,大家措手不及。为疏导游人,不得不打开天王殿边门分阶段采取免费和限流。那天售票约7000张左右,但实际有1.2万余人进入保国寺参观。“当时一位老师傅结束一天工作后,坐下歇息时双腿还不由自主发抖,大家都被当日情形吓坏了。”许孟光说。
        保国寺对公众开放轰动宁波,源于市民对文化的渴望。1978年宁波还没博物馆,诸多可移动文物的家底都在保国寺保存着。因此,自开放以后,保国寺也创造了宁波文博界诸多第一次:第一次推出《宁波文物藏品展》《宁波史迹陈列》等专题展览;相继从故宫博物院、国际友谊博物馆、中国文物流通协调中心等引进多项展览,成为宁波第一家与国家级机构开展长效合作的文博单位……
        筚路蓝缕,老一代文保人攻坚克难
        对保国寺文保人来说,改革开放初期的创业离不开无私奉献、攻坚克难的精神。保国寺地处宁波北郊,属于市区最偏僻地方。当时从市区到保国寺上班,许多人是从宁波南站乘火车到洪塘,再花四五十分钟、走大概5公里的沙土路和碎石板路才能到达,晴天沙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
        “因为上班不便,更为了确保安全,有的职工常年吃住在山上,日夜巡查,通宵值班,守护着这国家级文化宝藏。”上世纪70年代曾在保国寺参与维修和管理的丁友甫研究员回忆。
        去过保国寺的人都知道,从山下进入保国寺是多级石阶路,连日常用品搬运都很费力,建筑材料运输更难;旁侧也仅有一条蜿蜒的碎石山路供应急使用。影响办公生活事小,万一在台风期间发生险情或火警等,影响文物抢救保护却是大事。1989年保国寺开始整修上山车道,职工们全员参与,终于铺成了长约1.2公里的盘山石板道路,这条路沿用至今。
        保国寺建在山上,吃水用水也是问题。据退休职工郑彭龄回忆,三四十年前,喝的是溪坑水,后来改喝瓶装水;用的则是从河里抽上来的消防水。而通自来水,已是2017年的事了。
        许孟光老先生记得,改革开放初期,保国寺维修需要采购5立方木材,这要去省里批的,不得不常在宁波、杭州两地奔波。保国寺文管所第一任所长王子庆都亲力亲为,他通过找领导和战友,才办下来。尽管市领导对保国寺十分重视,在物资需求上也有批条,但获取物资还是十分曲折。
        精心呵护,让古建筑平安和完整
        对保国寺文保人来说,最重要职责就是文化遗产的安全。在原市文保所所长徐炯明记忆里,最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莫过于1993年夏天那场雷雨,闪电雷鸣夹杂骤雨,击中了大殿西北角的垂脊和戗脊,南面上檐西首个别瓦陇也被打碎。于是,保国寺的整体维修和安全防护被提上了议事日程。1995年,保国寺总体保护维修方案出台,1996年开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保国寺总体维修工程,2002年才相继实施完成大殿、观音殿等维修,以及白蚁防治、消防、排水、防雷等安全工程。之后,保国寺进入了日常养护和预防性保护为主的保护阶段。
        除了修缮,对国宝进行“知根知底”的学术研究并建立科学有效的监测体系,是近十年来保国寺遗产保护与利用的主要任务。2003年我国著名建筑学家、清华大学郭黛姮教授编著的《东来第一山——保国寺》出版,成为保国寺价值研究的第一部权威专著。此书系统阐述并勾勒了保国寺的学术价值体系。同年,“纪念宋《营造法式》刊行900周年暨保国寺大殿建成99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确认了保国寺在我国古建筑领域的重要地位和典范价值。由此发端,以保国寺北宋大殿与宋《营造法式》关联性研究为核心,保国寺先后与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高校开展各种课题、项目、出版的系列合作,不断推进和深化保国寺历史、科学、艺术、人文的学术研究,在中国建筑史领域确立了“南看保国寺”的价值定位。
        2007年起,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不断探索和深化北宋大殿构件、环境、沉降等的数据信息实时监测采集系统建设,在国内率先采取科技手段进行预防性保护,率先开发古建筑类信息采集分析数据系统,使用物联网和光纤传感技术监测结构载荷受力;为千年大殿建立了一份内容日趋丰富的“健康档案”。2010年,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与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张十庆教授的科研团队合作,经过三年时间,详细测绘了大殿全部3000多个建筑构件,获取精度高达毫米级的数据上万组,完成了大殿勘察测绘和基础分析课题研究。用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文保研究部工作人员的话来说,这犹如为这位千岁老人做了一次全面的“体检”,不仅为今后大殿保护提供了技术支撑,而且从理论、实证等多个层面,深化了大殿与《营造法式》的关联度。
        2013年8月,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年会通过的《纪念保国寺大殿建成1000周年的宁波倡议》评价说:“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国寺古建筑群开展的预防性勘察、监测和基础研究奠定了有效保护基础,并联合各个具有技术优势的高校、科研单位开展未雨绸缪的保护研究,为开拓我国建筑遗产预防性保护道路做出了重要贡献,积累了宝贵经验,具有示范推广意义。”
        保护抢救,丰富遗产类型和体系
        现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内除了千年大殿这不可移动的“国宝”外,40年来还不断抢救保护了一批濒临损毁的文物。
        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可移动文物的“镇馆之宝”——清嘉庆时期的人文画砖屏16幅,是1980年从当时的乍山乡黄山村“大夫第”迁移而来。当时该民居前厅和后厅有砖墙分隔,中间设一门,门两侧面向后厅的南北墙体上各有砖屏8幅,共计16幅。这些精美的艺术品能逃过“文革”一劫已属不易,又经长年风吹雨打和游人的触摸甚至拓印,砖屏已开始风化;而这座老宅当时又有多户农户居住,若再不加保护,在岁月的风霜中损毁湮灭是迟早的事。市文管会办公室主任虞逸仲,保国寺文保所所长王子庆、林士民、许孟光等人经商量,决定把砖屏拆迁到保国寺保护。“拆迁当天,我们将每个砖屏分上下两部分,根据两部分不同的尺寸,分别放在定制木盒里并编上号,大家把这些宝贝运到了保国寺。”许孟光说。
        1983年,保国寺从月湖中营巷一粮站迁入建于明万历年间的宁波民居厅堂,在古建筑群西侧复建了史料中记载的迎薰楼;1984年从江北慈城的原普济寺和市区中山公园分别迁移保护了两座唐代石刻经幢……这些文化遗存的迁入,使保国寺成为拥有唐、宋、明、清、民国不同时期、跨度近1200年的古代建筑群。
        传播利用,活化文物价值和资源
        近十余年来,多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参访保国寺后,对周围环境形成的天然缓冲区印象非常深刻,盛赞其遗产价值不仅体现在其文物价值本身,更体现在其与周边历史环境风貌的完整融合上。
        “到上世纪90年代初,保国寺周边山林还是以松、樟为主。后来宁波市提出保国寺除了做好古建文章外,还要做好‘树’和‘山’生态资源保护和利用文章;于是对周边进行了林相的改造,种植果树和花木。”徐炯明说,如今对宁波市民而言,春天去保国寺采青品茶,初夏采摘杨梅,金秋赏桂闻香,冬季踏雪寻梅,已是赏心乐事之一。而与北山游步道、荪湖的连接,又多了个运动健身的理想场所。日前“保国寺荪湖旅游度假区”正式获批,成为宁波第七处省级旅游度假区,该市城北的自然人文旅游区域逐渐成型。
        2006年保国寺从文保所更名为“古建筑博物馆”, 标志着保国寺成为一座守望遗存、研究历史、弘扬文化的古建筑专题博物馆,由此开启了保护与展示、教育、研究并重的遗产博物馆化转型发展之路。“近年来,我馆以青少年社会实践为着力点,践行‘文化惠民、文化共享’的理念,通过多样化的教案和课程设计,持续组织开展寻访、研学、体验等社教活动,厚积薄发,连续获得文物部门、教育部门肯定。2018年被国家教育部列入‘第一批全国中小学生研学教育基地’,在中国博物协会开展的‘2015-2017中国博物馆青少年优秀案例推介展示活动’中被评为优秀教学设计奖。”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徐微明副馆长说。
        保国寺文博工作者现正通过遗产的"博物馆"化,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文化产品与服务。“重温保国寺在改革开放40年来的故事,让我们体会了老一辈文保人创业的艰辛,更增添了使命担当的力量和信心。展望未来,在缜密、审慎地守望好这座千年遗存前提下,以科技监测体系完备为核心,以‘海丝’申遗为机遇,以‘互联网+’为载体,不断深化预防性保护举措,拓展价值研究和传播影响,改进展示利用方式的创新,讲好东方历史建筑文化内涵的‘匠心•匠意’故事,探索‘遗产+教育+休闲’模式的历史基因传承、文化消费升级、文化创意经济和文旅资源融合发展路径,我们有许多难题要攻克,任重道远,须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党支部书记徐学敏说。(张璐易/文  周 霖/摄)

        木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在甬研讨

        12月1日至4日,由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中国圆明园学会园林古建研究会、宁波市文广新局、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科技保护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主办,宁波市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上海交通大学木结构建筑研究中心、宁波市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中心、上海交通大学设计研究总院木结构建筑设计研究所承办,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支持的“2018木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学术研讨会”在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召开。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科研机构,以及意大利、美国、日本多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50余人参会。
        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书记方曦表示,研讨会在具有千年建筑底蕴的保国寺召开是为地利,能够与《营造法式》作者李诫等古代巨匠进行跨越千年时空的对话是为天时,研讨会云集当代建筑史学界的泰斗及国内外高校建筑研究的新生力量,汇聚了老中青建筑学者是为人和,集天时地利人和众多等有利因素,研讨会应能取得理想成果。
        与会专家在主题演讲环节围绕“木构建筑遗产的结构技术”“基于建筑考古学的木构断代”“木构建筑遗产的预防性保护和监测”“区域建筑文化的对外交流与影响”等主题进行了阐述。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贵祥在题为《中国古代超长木构殿堂建筑浅议》演讲中说,宁波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在古建筑传承和保护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他希望继续通过定期举办“东方建筑文化遗产论坛”,强化学术研讨,交流、展示,将东方建筑在建筑历史与遗产保护领域的研究、保护、利用、管理与教育领域的各项成果推向深入。
        日本东京大学建筑学院教授藤井惠介、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徐怡涛、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纽帕治分校教授那仲良、宁波市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副馆长徐学敏等20余位专家先后介绍了最新研究成果,既有对保国寺大殿千年保护历程的思考,和对大殿结构机制和健康监测关键技术研究及大殿木构信息三维数据库的探索,也有中日建筑文化交流、演变及两国营造技艺和木作工具的传承研究。与会者在交流分享环节各抒己见,发言活跃。
        据悉,本次研讨会是继2016年后国内外建筑大咖在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的再度聚首。今后将建立长期学术交流沟通平台,引进、实践、推广先进理念,通过开展木构建筑结构监测、加固修缮、材料更替、技艺研究、人才培训等系列课题,将保国寺打造成木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的理念倡导者、技术领先者与创新实践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