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 公共服务
  • >
  • 电子刊物
  • >
  • 2018年
  • >
  • 《浙江文物》双月刊 2018年第六期
  • >
  • 关注
  • 浙江省赴德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培训感受:理念的激荡与启发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浙江文物网

        题记
        2018年11月18日至12月8日,来自省文物局和全省各级文物保护、博物馆管理岗位的12位培训团员赴德,学习考察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主要内容有:德国的政治和经济形势,古迹和文化遗产的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和对其使用的用户之要求,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外交部门的办法,世界遗产研究对可持续性议题的关注,世界遗产研究硕士课程的设置,遗产影响评估,工业遗产的保护,德国世界遗产领域的参与者,世界遗产地的投资计划等。在学习考察过程中,团员们就中德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进行了广泛交流,充分感受到理念的激荡与思想的启发。

        11月19日,法兰克福德中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为本次培训安排了简短的开班典礼,主任阚昱静女士致辞,团长郑建华介绍了浙江省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基本情况。培训期间,来自柏林自由大学、柏林文物保护办公室、遗产研究所、勃兰登堡科特布斯-森夫滕贝格科技大学、教科文组织德国委员会、联邦建筑城市事务和空间发展研究所、联邦建筑和地区规划办公室等机构的专家分别为我们授课;听课之余,与德国联邦政府文化和媒体事务专员、德国文物古迹保护委员会、德国外交部、新宫保护管理中心等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机构开展了公务交流并座谈;考察了柏林博物馆岛、柏林现代住宅群落、波茨坦公园、帝国议会、柏林墙、德累斯顿古城、科隆大教堂、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德国煤炭工业综合体等世界遗产地和其他文物古迹,更充分了解了德国文化遗产和博物馆现状。
        走近德国的文化遗产,既看到德国人如何向英国、法国及意大利学习,也看到他们如何坚守自己的民族文化和传统。德国走的路线独特而富于启迪。此外,德国的特别意义还在于“二战”后东、西德两个体系的分割及20世纪90年代的两德合并。不同意识形态下的保护理念、实践及后来的碰撞融合,对改革开放经济大发展的中国尤其有参考价值。
        德国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理念

        一是注重对纪念性建筑的保护
        培训考察期间,我们深深感受到德国对本国历史文化发展进程中那些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文物格外珍视。其家国情怀是促成德国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个因,也是治愈战争创伤、恢复德国社会正常历史记忆的良药。例如柏林胜利纪念柱、柏林墙、博物馆岛、歌德故居、科隆大教堂、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马丁•路德纪念像等。
        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前方广场上的马丁•路德像,或许是德国马丁•路德纪念像中最有名的一座。马丁•路德是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倡导者,基督教新教路德宗创始人,马丁•路德本身与古迹保护不相干。然而,他自己就是一座纪念碑或古迹。教堂是欧洲建筑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马丁•路德可谓欧洲建筑发展史上的里程碑。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无疑是对欧洲教堂建筑产生了相当破坏作用,然而他也“创造”了德国若干历史性纪念建筑,如他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维縢堡,他隐居过的瓦特堡;此外,路德的雕像也遍及德国各地。
        二是尊重客观实体,在修复中注重建筑物的新旧区分
        温克尔曼被誉为欧洲“现代艺术史之父”和“古典考古学之父”。原始(原始遗留)与添加(后来修复)之分,是温克尔曼对古物保护划时代的最直接的贡献。18世纪末,罗马的一些古迹修复受温克尔曼区别新旧理念的影响,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在建筑修复的实践中,人们注重区分新、旧构件,关注碎片。我们在考察柏林博物馆岛的过程中,明显能观察到新博物馆外立面上建筑物的新旧区分——哪些部分是炸毁后新修复的,哪些部分是残留的旧迹,可以根据墙壁上的新旧色泽明显判别,甚至旧存墙面和廊柱上的枪弹孔痕均得以保留。
        三是注重有历史、文化、艺术内涵的保护修复
        受温克尔曼理念影响,雕塑修复师卡瓦切皮提出了雕塑修复三原则:第一,修复师必须具备神话及艺术史方面的知识,从而弄清作品最初的“属性”,若有疑问,最好不要复原,仅做直接展示,直到有一天博学之人搞懂那是怎么回事再修复;第二,修复师必须使用与原作同类的大理石材料制作添加的部分,并且要充分尊重原作者的艺术意图;第三,添加的部分必须根据原始雕塑表面的破损程度做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让原始部分迎合添加的部分。如此原则,今天依然有效。
        我们在考察过程中注意到,德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大到城市的整体规划,小到单体建筑物的修复,甚至对世界遗产区域内一棵树的品种和位置的复原,都有修复的底本和理念,几乎看不出随意、失真、不和谐。
        四是注重原址保护和整体保护
        职业建筑师、规划师、画家申克尔的保护理念是坚信“对建筑和自然的保护”构成“人、历史和文化”的基本需求,该理念对当代建筑保护有深刻启示。我们实地考察由申克尔参与修复的科隆大教堂时,近距离感受了申克尔关于历史性纪念建筑的保护理念。科隆大教堂始建于1248年,16世纪停工,直到1880年才完工,历时600多年,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1814年莱比锡战役的胜利,科隆大教堂的续建工程甚至与德国的统一连到了一起,足见完工的重要政治象征。修复后的大教堂。成为当地的重要地标建筑,与之相呼应的是周边后期陆续建立的博物馆、美术馆、火车站、跨河铁桥、极富特色的传统小镇和优美的河谷自然景观。2005年,莱茵河谷连同城堡、村镇被列入UNESCO世界遗产名录,极大地刺激了莱茵河流域旅游经济的发展,追根溯源,与申克尔保护理念不无关系。尊重历史,也是一种保护,一种进步。
        五是注重国家层面的指导协调
        申克尔对战火中被法军所毁的纪念性建筑的数量及程度深感震怒。他提议成立专门国家机构,负责创建覆盖普鲁士所有省份的详细清单,记录入册所有纪念性建筑的详情,从而掌控整个普鲁士历史建筑的概况,在此基础上为普鲁士各地制定涵盖所有建筑类型的拯救计划。记录入册的对象应包括教堂、礼拜堂、修道院、城堡、城门、城墙、纪功柱、公共喷泉、墓碑、市政厅等各类建筑物。同时,申克尔还强调历史建筑对民众的教育作用。至于保护方式,他认为纪念性建筑应该留在原址,并保存其内部的原有陈设。
        普鲁士国王采纳了申克尔的建议,1815年10月签署了一份内阁法令,规定普鲁士所有公建或古代纪念性建筑在实施任何重大改建之前,相关负责部门都必须与“建筑总署”沟通,是为普鲁士从“国家”层面对历史建筑保护的开端。申克尔的报告成为修复工程的指导性文件。
        德国从国家层面对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的传统,今天看来已然成效显著——单就世界遗产的数量看,截至目前德国有44个,位居世界前列。对于一个国土面积仅有357022平方公里、遭遇世界大战重创的国家,这样的成效是迅速而显著的。无独有偶,注重从国家层面对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进行指导协调,也是中国成为世界遗产大国、发挥国际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手段。
        德国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例析
        在我们考察过的德国历史城市,如柏林、法兰克福、波恩、杜塞尔多夫等,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一是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历史建筑依然保持原样,被炸毁的建筑大部分都按原样得以重建,老城的历史肌理均得以恢复;二是市政厅、教堂与传统式样的房屋构成德国历史城镇中心集市广场的基本特征;三是诸多城镇街区的历史天际线得以保持,内城基本不受高速路、大型办公楼、小型公寓的侵蚀,城市、文化遗产和自然景观互适和谐;四是德国对文化遗产的重视由来已久,成效处处可见,其规划之宏大深远、保护理念之严谨,令人肃然起敬。
        在此,仅选取部分考察过的德国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实践予以介绍:
        柏林博物馆岛
        今天的博物馆岛,17世纪中叶前是普鲁士的皇家菜园。1817年,申克尔受命对该地区进行整体规划。他通过建筑桥梁、填平水渠等措施,对军械库与博物馆岛之间的施普雷与库普费尔河段进行了整治。随之展开的是一场持续多年的关于如何在公共场所展示艺术品的讨论。19世纪20年代威廉三世执政期间,“博物馆委员会”正式成立,申克尔亦在其列。他建议将卢斯特花园以北,正对王宫与紧邻柏林大教堂和军械库的一块优越地段用于博物馆建设。1830年,柏林首家公共博物馆——老博物馆落成。1859年,新博物馆落成。1876年老国家艺术画廊建成。1904年,博物馆岛北端角上的弗里德里希皇帝博物馆,即今天的博德博物馆落成。1930年博物馆艺术岛工程百年之际,帕加马博物馆对外开放。算起来,博物馆岛的形成历时100年。二战期间,岛上百分之七十的建筑被毁。1999年,柏林博物馆岛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27年将完成全部整修工作。
        期间,我们先后两次考察参观柏林博物馆岛,收获良多。博物馆岛不仅成功塑造了柏林的文化身份,更以独特的建筑群落及其位于城市中心的特殊空间形态,对柏林历史肌理的整体保护做出了特别贡献。
        其次,帕加马博物馆是对整座古代建筑物的保护或展示。该馆的主要展厅是根据考古发掘的古代建筑物的体量、风格及功能量身定制。目前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西亚博物馆和古典艺术收藏的部分藏品落户于帕加马博物馆内。此馆的古代建筑不仅是展示,还是某种重新创造。主体旁放置的碎片,则展示了考古及探险队的工作历程。如此“重构”及“现代性展示”赋予这些远离故土的古建另类“原真”及“偶像”品质。
        再次,博物馆岛在计划修复之初,目标十分明确:非单纯修复5座博物馆,而是补全式修复与重建。此修复计划兼顾了博物馆现代发展的步伐和满足更多游人的需要。博物馆岛这种保护与发展的范式和成功经验极富参考意义。
        德累斯顿易北河谷
        地处易北河谷地的德累斯顿是德国萨克森州首府,依山傍水而建,易北河把德累斯顿分为新城和老城。数百年来,德累斯顿一直是萨克森地区的政治和文化中心城市,拥有繁荣、灿烂的文化艺术和无数经典的建筑,是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德累斯顿老城建筑群主要由国都王宫、宫廷教堂、剧院广场、森伯歌剧院、茨温格宫、塔申伯格宫与考莱拉喷泉塔、老市场、地方议员馆、阿尔伯特姆博物馆、圣母教堂、王侯队列图、布吕舍平台等建筑构成。
        坐落在东欧和西欧分界线上的历史名城德累斯顿屡遭战火摧残,最严重的是1945年2月13和14日,盟军对德累斯顿地毯式轰炸,造成德累斯顿15平方公里的内城遭到彻底摧毁,别墅区所受的破坏相对较轻。1990年德国统一后,作为德国东部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的德累斯顿得到恢复和重建,原样修复了许多古典的建筑物和历史遗迹,我们今天看到的历史建筑几乎都是战后按照遗留下来的历史资料重建的。
        德累斯顿易北河谷文化景观于2004年7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德累斯顿易北河谷”是一个长18公里的延易北河地带,宽度在500米至3公里之间,总面积19.3平方公里。令人遗憾的是,2006年由于德累斯顿市政府为解决交通问题,计划在易北河上再建一座被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可能会破坏河谷风貌的现代化桥梁,从而使易北河谷风貌的世界文化遗产资格出现了危机。2009年6月25日,世界遗产委员会宣布:由于当地政府的建桥工程破坏了德国德累斯顿易北河谷的独特景观,决定将这一遗产地从《世界遗产名录》中去除。
        我们考察了那座“惹祸的”新桥后,部分团员起初对德累斯顿易北河谷被除去世界文化遗产之名抱以同情,毕竟搭建新桥目的是方便两岸往来和缓解城市交通压力,该项目也得到萨克森州政府和当地市政府的支持。在后来的培训课堂上和公务活动中,我们就这个问题与德国文化遗产专家交流,他们坦承问题,解释和态度与世界遗产委员会基本一致,最终让我们接受了这一深刻教训。据介绍,世界遗产委员会曾多次与德累斯顿市政府协商也未能阻止建桥计划,当地部分市民反对建桥的呼声亦被忽略,当地政府对待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轻率和一意孤行,也是其前功尽弃、自食苦果的重要原因。换个角度看,规矩就是规矩,这也证明了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不容挑战。
        德累斯顿易北河谷被除名世界遗产,让人十分遗憾。我们相信,该文化景观的辉煌和影响力依然长存,希望有一天,萨克森州政府和世界遗产委员会在“德累斯顿易北河谷”重返世界文化遗产议题上能有建设性突破。
        埃森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建筑群
        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建筑群位于埃森北部,为历史性工业遗产,2001年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关税同盟煤矿诞生于1847年,是鲁尔工业区借助煤矿工业大发展的重要见证。煤矿工业区内的炼焦厂长期作为欧洲最先进的炼焦厂。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区第十二号矿井曾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现代化的煤炭开采系统,是欧洲重工业发展的缩影。其矿井井架被称为“鲁尔区的埃菲尔铁塔”,始建于1928年,1932年建成投产。在长达135年的历史中,煤矿从这里源源不断地开采和加工,直到1986年才停产。停产后仅两年,即1988年关税同盟基金会成立,致力于对这一工业建筑群重新利用并加以保护,其成果显而易见:这里成为展现德国采矿历史和工业建筑发展历程的一座鲜活的博物馆。2010年,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区成为欧洲文化之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埃森市的文化和艺术中心。
        我们考察了埃森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建筑群,印象深刻。综合体由矿业档案馆、图书馆、博物馆、研究中心、矿业遗址、咖啡馆、游泳池、溜冰场等若干部分组成。其中,对煤矿博物馆印象尤为深刻,博物馆利用一个废旧的采煤矿洞改造而成,采用图文、光影、声音、气味、温差、4D电影、模拟采矿等各种手段,移步换景,给造访者以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美妙体验。出矿洞的那一刻,工头给每个人斟满烈酒,其神情言语令人联想到肺纤维化、听力受损、努力讨生活的矿工,一饮而尽后,恨不得一头扎进游泳池痛快一游。这个博物馆的设计和体验实在很特别!
        当我们徜徉在保留原始风貌的关税同盟纪念小道上,昔日的筛煤车间、煤仓和洗矿场、巨大的机器和传送带、如林的炼焦炉和六根巍峨的大烟囱,令人眼花缭乱,让人想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现代化进程、重工业蓬勃发展盛况和“黑色金子”煤炭源源不断的加工场景。
        浙江也有大批专题博物馆,在文化传播方面还存在静态化展示过多、动态化多元化体验不足的倾向,公众在文化消费方面的被动接受多于主动探求。这类博物馆的文物历史文化内涵仍有待研发,科学文化价值有待进一步活化和利用。在文化浙江建设中擦亮这些文化名片,不妨借鉴德国工业遗产博物馆的一些先进做法。(省文物局2018赴德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培训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